义门陈氏世系修正录

类别:来文 选载 作者:陈宇辉

吾义门陈世系沿袭老谱所载,陈旺为宜都王陈叔明六世孙也。奉文改谱后的胡旦义门记中的义门陈世系则记载着陈旺为陈伯宣之孙流传至今,误导已久。族谱历代传之端公府君实录世系排列与网上考证基本吻合,而不是巧合。由於互联网的普及才知今有“江西省江州义门陈文史考‘’的长期考研,以突破原有义门陈世次排列一家独揽的局面,给续谱者指明了方向,先祖留下的疑难问题可以得到纠正了。

民国五年由陈祖舜主修的湖南义门陈长沙河西支六修谱、民国二十五年由陈继训主修的湖南义门陈通谱均详叙义门陈世次排列有疑阙的记载,这些是老祖宗留下的历史尾巴,期待后人详加考证。湖南义门陈氏端公裔三十九世嗣孙先富认真查阅了家谱中的凡例、源流考引、宋徐锴东佳书院记、端公府君实录以及陈崇的家范十二则、老谱对世系世次排列的态度、咸平五年胡旦写的原始义门记等资料。因此,湖南长沙吉祥宗祠河西支七修谱,按老谱记载,朝袆府君实录,叔明传六世孙晋国公旺为基准,将义门陈世系修正过来。

     有疑章节内容及浅释

始祖朝袆府君实录,"先世汉太邱长实,居颍川许昌,历传至叔明因避乱迁江州,传六世孙晋国公旺,由德化县迁居德安县常乐里,为县著“。这段话明确指出陈旺为陈叔明六世孙。据湖北省石首义门陈德星堂谱记载,蕴珪子二,长子兼,次子旺。也说明陈旺为陈叔明五世孙(考证后世次)

宋徐锴东佳书院记,"灌为高安县丞,其孙镶避乱於泉州之仙遊,生伯宣,注史记行於世,昔马总尝左迁泉州与伯宣友善,总移南康。伯宣因来居庐山,遂占籍於德安之太平乡常乐里合族同处。殆至千人室无私财,厨无异馔"。这段话说明陈伯宣来居庐山很顺利的在常乐里合族同处。与谁合族同处,常乐里是陈旺所在地,陈旺生于679760年,陈伯宣生于824890(考证后生年)陈伯宣来时陈旺早已卒矣,何来陈旺为陈伯宣孙之说,只能和陈旺的后人合族同处。然后,陈伯宣为义门陈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陈崇撰家范十二则,第九则"联族党",就有“江州一族,异流同源,阅十一世,和处笑喧,非吾叔伯,即我弟昆,长幼上下,无寒无喧"…。这第九则家范里陈崇就指出:江州一族,异流同源。意思是江州义门陈不是一支独处,而是同源异流的几支合族同处,

老谱旧凡例,"史贵阙文即家谱,愈不得附会,是故信者笔疑者削慎之也。然或承讹既久又数典难忘,与其过而废曷,若过而存则有疑,必阙虽阙仍存者,非欲其传信,正所以传疑而使后来得所考证也"。这里说的是,我们纂修家谱时执笔者应谨慎为之,实事求是,去伪存真,而不得附会。义门陈氏误传了很久的家谱疑问,又不能把他丢掉,是传还是不传,传下去必存疑问,不传下去就会废异,后人也不知道这些疑问,并非有意传之,而是要将这些有疑问的疑问传下去,让后人详加考证。 

源流考引,"吾族世系皆祖端公以其为始迁之祖也。然不溯其源而穷其流,未免贻数典忘祖之诮,故复推其所自出等。而上之作源流考,使数千年血脉流传至今,犹可指数,但其中昭穆伦次老谱所载间有异同,无从分辨,茲惟即其疑误处略为改易,余乃照旧抄载,以俟来哲详加参考“。这段话说的“而上之作源流考”是指陈端以前的世系有异同,昭穆伦次就是輩分世系排列秩序有颠倒。未免贻数典忘祖之诮,就是说给人留下口食,受人笑话。不溯其源是不追溯义门陈世系的源头,而穷其流是只按当时即定义门陈发展世系而载于谱(即奉文改谱的内容)。只能照抄,不能更改,因此传下来要后人等待时机加以修正。

咸平五年(1002)胡旦写原义门记:"按《陈氏家谱》,陈宜都王叔明之后。五世孙兼,唐玄宗时举进士,为右补阙,仍留翰林院,赠秘书少监。生京,进士及第,德宗朝官至给事、秘书少监、集贤院学士。无子,以从子褒为嗣。官至盐官令,生瓘,为高安县县丞。其孙伯宣,隐居庐山,注司马迁《史记》行于世。诏征不起,就拜著作佐郎。孙旺徏居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自是而家益昌,族益盛矣‘’。(全宋文卷五九)据《九江府志》载。

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奉文改谱后的胡旦义门记:按其宗谱乃陈宜都王叔明之后五世孙兼,唐玄宗开元十六年举进士及第,官赠秘书少监,为右补阙仍留翰林院。生京,官至给事,中集贤院学士,乏嗣以从子褒为嗣,官至盐官令,生灌,为高安县丞。其后子孙镛讳伯宣者隐处庐山,注司马迀史记行于世,诏征不起,生檀,檀生旺,居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旺生机,机生感,感生蘭,蘭生青,青生伉,侍,仲,俛,伟,伸六子,生孙十七,十七又生三十四。自是家盖昌,族益炽矣。

这两个义门记,前者是胡旦原义门记,在灌之孙中用的是其孙伯宣,隐居庐山,诏征不起…。孙旺徏居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自是而家益昌,族益盛矣。在用孙与其孙上是有本质区别的。用其孙伯宣,表示上下传承,说明伯宣是灌之孙。孙旺说明不是上下传承的关系,旺不是伯宣孙。如果是伯宣孙就应写其孙旺,旺与兼是同輩。应理解为:叔明五世孙兼,唐进士,为右补阙,秘书少监,在朝为官。孙旺徏居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购置田产,建庄立业。虽然前面未写五世孙旺,但孙兼与孙旺其意皆同,表达清楚,无可非议。后者是奉文改谱的胡旦义门记,一改面目全非,六世从祖陈旺变为伯宣之孙,而六世从孙伯宣一跃成为陈旺之祖。将伯宣一支整体前移,两支并为一支,成为数典忘祖之诮。这就是谱中记载诸多疑问之所在。

长沙河西六修谱载,"然老谱统编历代仕宦一类,虽有实录可稽,而世系流传究难征信,故明清谱牒均推本始迁祖端公为一辈祖“。这段话很明确的指出,历代世系排列都是官府安排的。也验证了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奉文改谱的事实。时隔千年有余而谱有记载历传至今,说明事情由来已久。

   综上所述,

1,资料来原于湖南长沙清泰都一九三六年修义门陈通谱、长沙吉祥宗祠河西支一九一六年六修谱、义门陈文史考等。

2,始祖朝袆府君实录中明确指出陈旺为宜都王叔明六世孙(考证后为五世孙)。与陈兼同辈。

3,江州义门陈是一支同源异流,合族同处的大家庭。陈旺与兄陈兼同来江州,后陈兼迁官别任,陈旺在常乐里购置田产,建庄立业。兼后裔镶避难於泉州仙遊,生伯宣,而后伯宣来居庐山,遂占籍於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与陈旺的后人合族同处。

4,家谱记载关键处,一是陈端公之前的昭穆伦次即世系的颠倒错位,因而明清谱牒推端公为一世祖。二是陈旺与陈伯宣的世次排列上的颠倒,现在很多的义门陈家谱是以陈旺为陈伯宣孙排列世次的,真实的世次而是陈旺为陈伯宣六世祖也,与陈兼同輩。由孙上至六世祖八世之差,才是这些阙文载于谱的真正含义,待后人伺机详加考证。

5,湖南长沙吉祥宗祠河西支七修谱已将义门陈世次排列修正过来。以"朝袆府君实录叔明传六世孙晋国公旺"和‘’江西省江州义门陈文史考"长期考证世系,陈旺为宜都王叔明五世孙,以陈胡公受姓始祖为一世祖至陈旺六十六世为依据推算世次。

   义门陈世系排列以陈叔明62世起

           (原义门世系)

62世,63世,64世,65世,66世,

叔明一 志高一 才公一 蕴珪一 兼公一

67世,68世,69世,70世,71世,

京公一 褒公一 灌公一 钰公一 镶公一

72世,73世,74世,75世,76世,

伯宣一 檀公一 旺公一 陈机一 感公一

77世,78世,79

阑公一 青公一(伉一侍一仲一俛一伟一伸)

         (考证后的义门世系)

62世,63世,64世,65世,66世,

叔明一 志高一 才公一 蕴珪一 旺公一

67  68世,69世,70世,71

陈机一 感公一 阑公一 青公一 (

)

72世,73世,74世,75世,76

克纯一 端公一 伯万一 英仲一 遐龄一

七十六世之后派语端公裔各支续接。

6,如果已知老祖宗谱中有记载,后人续谱不理釆,这就有违义门陈之孝义,余以本谱为据,作以浅释,给先祖一份告慰,给后人一个交代,不可历届续谱将阙文代代相传。但因水平有限无墨深究,请陈氏裔孙贤士斧正。

(按:来稿人为湖南长沙陈宇辉,无疑他是陈端的后裔,不同的观点在这里可以得到充分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