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留言本
共有 540 条留言,其中 0 条是今天的请各位宗亲点击这里签写留言

本网站编辑
在2018-04-15 17:12:00发表的
给本网站编辑写信 访问本网站编辑的主页 没有OICQ 115.152.1.185
陈积中夫人蒋氏墓志铭考释
在陈氏家族中,江苏有这么一支显赫的家族,即陈凤家族。该谱载:分庄祖陈凤,宋真宗朝任润州别驾,为丹阳庄始祖。陈凤长子亢迁丹徒金沙,次子诚(一作忞)居丹阳珥陵越塘。因直谏被宋高宗杀害的陈东即出越塘之族。其后人现分布于丹阳、金坛市金城镇清涪村、江都县安阜洲、镇江句容等地。
由于这支人口多,分布广,人才辈出,对陈氏家族影响很大。现依据最新发现的史料《蒋氏夫人墓志铭》,对该家族进行全面细致的考证。
为方便考证,将《蒋氏夫人墓志铭》全文刊录如下:
蒋氏夫人墓志铭
金坛蒋氏者,其父讳郢,春秋七十又五。元丰三年(1080)以季夏癸丑卒,以季冬庚申葬,墓在登龙之乡其夫颍川府君积中之兆。男四人:孟曰献臣、次衮次亢次京。孙男七人:孟曰廓、次度次庶次赓。献臣早卒,其三孙未名。女五人,孙女五人,曾孙男女五人。
夫人立德,不骄不吝,无所专妒。资于事父以事舅,而舅曰“尊我”。资于事母以事姑,而姑曰“亲我”。又能以义相其夫,以仁道其子。舅姑既没,府君实赖夫人经理其家,盖事常豫立。问奴以耕,而非春鸣之所惊;问婢以织,而非秋蚕之所促。卒以积日累劳,殖陈氏之宗。
其后府君弃世,夫人春秋高矣。方兹时亢耕衮学,廓、度、庶、赓亦举进士,已而廓、度相蹑登科,朱丹其门。实游吾馆,廓颇朴茂,度也翘俊,可喜释褐,东归拜伏,堂上夫人,蓬然白发,玉云可鉴。视二孙之立,青袍凌草,邑闾荣之。
熙宁岁在单阏,勾吴大饥。夫人令子为食于路与里之饥者,又壝其地以掩暴骼数千百人。君子闻之,不多其子而多其母也。廓,今为江宁府句容县主簿;度,试秘书省校书郎。斋戒授书,以状乞铭于予且曰:“吾母生于遐方晦里,无爵位名号,光显以死,当得君言,以信于后。”余悲其意,不得而违也。铭曰:婉娩玉女,姤我金夫;嫓德合善,以同而车;克生孙子,珠玑在庭;勿惮勿投,慎垂之旌;庶几有傿,以妥厥灵。
此墓志铭录于《陶山集》卷十六,作者陆佃,是陆游祖父。蒋氏夫人的两个孙子廓与度,曾游学陆佃学馆。陆佃系其恩师,受学生之乞而作墓志铭。该墓志
铭实为研究丹阳陈族提供详实史料,可以纠正现今族谱中的一系列错误,辨析如下。
⑴名讳错。丹阳陈氏族谱载陈亢之父名陈凤,而该墓志铭明确载为陈积中,
当以陈积中为是。
⑵官职错。丹阳陈氏族谱载陈凤官润州别驾,而墓志铭明确载为“无爵位名号”。旧时重门阀,如果陈积中为润州别驾,当书“润州别驾夫人蒋氏墓志铭”,而墓志铭中不提官职,即积中准是无官职。
⑶墓志铭言“府君弃世,夫人春秋高矣。方兹时亢耕衮学”。陈积中去世,陈亢接替父亲务农,贴补家用,供兄弟子侄读书。这在《京口耆旧传》卷六《陈亢传》中得到印证。《陈亢传》载:“少读书以父疾不任家事,仍请于师束书归养殖,赀治产家用。”由此可证陈积中为平民百姓。
⑷长幼失序及次子名讳错。按丹阳陈氏族谱载,陈凤长子亢迁丹徒金沙,次子诚(一作忞)居丹阳珥陵越塘。其实,陈积中生有四子:长献臣早卒,然后依次排序为衮、亢、京。亦无“次子诚”之说。
⑤陈东世系。《京口耆旧传》之《陈序传》:“序,字彦育,亢之兄子……绍兴初思澶渊之功”可知陈序当为陈衮之子(因献臣早卒)。考陈广即为陈东曾祖,《少阳集》卷六其胞弟陈南写的《陈东行状》载:“公讳东,字少阳,镇江丹阳人也,曾大父讳广,大父讳思齐,考讳震,自五世以来,以儒嗣其业,皆隐德不耀。”
但陈序、陈广为兄弟明显为后人系接,考据如下:
其一,如果序广为胞兄弟,即陈序为陈东伯曾祖父,但陈序的出生时间与陈东差不多(依陈东行状陈东生年为1086年),这是明显错误。
其二,陈积中夫人蒋氏出生时间为1005年,到陈东81年传六代,代均间隔仅为16年,不可思议。
其三,蒋夫人去世时,墓志铭只写到曾孙辈,而元丰三年(1080年)陈东的父亲陈震少说也有20岁了,如果陈震是蒋夫人后代,则应为蒋氏玄孙,墓志铭一定会写上的。
综上述三点,丹阳陈东家族不是金坛陈积中之后。
⑥谱之上源错误。
《丹阳尹沙新桥镇陈家里陈东后裔源流纪略》:“唐末陈伯渲(宣)之长子晋国公旺移家江州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乃神人杖所飞处,旺生燕国公轲,轲生许国公感,感生吴国公兰,兰生齐国公青,青生六子,第三子仲封为恭惠公,仲长子崇任江州长史银青光禄大夫右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榜示家法,内外遵行。崇长子衮为江州司户参军,伪唐李昪称制旌表,陈氏遂有义门之名。衮第三子恭,为洪州长,献伪唐安边十策,授文林郎咸宁令,在任生宗俞及宗臣,后奉宋仁宗诏析居即宗俞等第行也。宗俞之子凤当真宗朝任润州别驾,悦其江山遂居任所,凤生二子长子亢徙金沙,廓与度之父也。次子诚,尝游丹阳珥陵,爱越塘风土之嘉,因卜筑于斯焉。”
显然,这个世系完全错误,实为东拉西扯三串谱。按蒋氏墓志铭,陈积中为金坛登龙乡人,老实本分一农民,一生没做过任何官,娶金坛当地人蒋氏为妻。墓志铭通篇没有一句关于陈积中来源于义门之说,甚至包括《陈亢传》《陈维墓志铭》《陈从古墓志铭》均无源于义门一说。按《丹阳尹沙新桥镇陈家里陈东后裔源流纪略》的套路来看,有神人“杖所飞处”之类神话,是抄袭明嘉靖年间德化人所编造的鬼话,详见《义门陈文史考(二版)》“还历史真相”。至于伯宣子旺,更是不靠谱,详见《颍川陈氏考略》“陈旺世系考”。至于谱载陈凤为陈宗俞之子,纯属嫁接,此当以果石庄谱中宗俞世系为是。就是这么一个讹误多处,经不起一驳的序,今天竟为丹阳陈氏修谱的依据,可悲乎!
考证丹阳陈氏的正确上源,应以周必大《文忠集》卷三十四《朝散大夫直秘阁陈公(从古)墓志铭》为是。墓志铭载,陈从古为陈亢玄孙,陈廓曾孙,“希颜姓陈氏,讳从古,系出汉文范先生。文范生谌,谌生忠,忠生佐,佐生伯眕,晋建兴中渡江居曲阿新丰湖,即今镇江府金坛县境也,故君为金坛人。曾祖廓,熙寜九年进士,仕至朝奉大夫、利州路提点刑狱事;祖瑊(即珹,或形误),登第在元符三年,终文林郎知真州扬子县;父维,娄贡礼部竟以特恩入官,主信之弋阳簿,后赠朝请大夫。”按此墓志铭,陈积中这一支派为金坛陈氏始祖伯眕之后,而陈(伯)眕与义门颍川祖陈(伯)匡为亲兄弟(详见《颍川陈氏考略》“陈寔子孙考”)。所以,丹阳陈氏亦非义门之后。

赤土官庄知成公后裔陈鹏
在2018-04-05 23:21:21发表的
给赤土官庄知成公后裔陈鹏写信 访问赤土官庄知成公后裔陈鹏的主页 没有OICQ 27.18.90.181
我刚才拜读了陈先富宗亲的留言文章《如何完整地准确地考研义门陈源流世系》,一直深有同感。陈月海和陈刚宗亲的两本书我也初略地拜读了,实在是因为工作太忙。从书中可以看出二位对于义门陈氏源流世系所做的考证工作确实是付出了很多辛劳的,他们的考证工作非常严谨,对于二人的学识令人钦佩折服。不知那位恩明宗亲是何方神圣,从其言行来看,暂不论其学识,就品行一看就知道确实不是一般的差,伯宣在世一定会痛骂这样的不肖子孙。我一如既往地支持陈月海和陈刚宗亲,衷心感谢你们为义门陈研究所做的工作,公道自在人心,希望你们不要为小人的行为所扰,我相信你们的工作和成果一定会得到有识之士的认可和赞同。

老陈[湖北宜昌夷陵
在2018-01-27 12:17:16发表的
给老陈[湖北宜昌夷陵写信 访问老陈[湖北宜昌夷陵的主页 没有OICQ 122.190.210.217
我是湖北夷陵义门支糸十七代传人。分庄祖文翰【延仁】公为驾公二子,来祖公是儒林、儒翰两兄弟。从分庄祖到来祖公约390年约14一15代,请各位宗亲知其延仁公后世传承者提供准确信息,不甚感谢!

陈厚良
在2018-01-06 13:06:40发表的
给陈厚良写信 访问陈厚良的主页 没有OICQ 111.19.35.158
陕西汉中西乡县同镇巴县是一支,祖籍湖北麻城县孝感乡,湖广填四川,四川上陕西来的。字牌:太绍万福玉忠良,功德茂盛魁元芳!

本网站编辑
在2018-01-03 12:13:03发表的
给本网站编辑写信 访问本网站编辑的主页 没有OICQ 182.107.43.17
关于《江南陈氏历史研究资料汇编》的说明
各位贵宾,各位代表:
下面就《江南陈氏历史研究资料汇编》作一说明,希望大家认真审阅,提出修改意见。
自古以来,国有史,地方有志,家有族谱,三者共同构建中华民族生命史、发展史,世代相传相承。
家谱,作为以血缘为人类核心亲缘关系的一种传承载体,起源相当久远,发展及其功能嬗变的脉络,大致可以分为周代、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和五代以后几个阶段。
远在先秦时期,社会上就已经流传《周官》《世本》等谱学通书。到了秦汉以后,又出现了《帝王年谱》《潜夫论·志氏姓》《白虎通义》《风俗通·姓氏篇》等谱学著作。魏晋南北朝时期,门阀制度盛行,那时的家谱成了世族之间婚姻和仕宦的主要依据,于是家谱发展很快。到了隋唐五代及北宋时期,修谱之风逐渐从官方流行于民间,官方不再设谱局。于是民间就“家自为说”,其真实性在逐渐降低。所以,北宋苏洵曾经忧心如焚地说:“盖自唐衰,家谱废绝,士大夫不讲,而世人不载”。这里主要指“官方不设谱局”,官修废绝,民间修谱随意性强,其真实性不可靠。当历史进入南宋、元明时期,由于战争灾难频繁,民不聊生,加之元朝统治者的残酷统治及实行民族分化政策,将最后被元朝征服的南宋境内的人民定为“四等国民”,百姓只有姓氏,没有名号,即“庶民无职者,不许取名,止以行第及父母年齿合计为名”,所以在族谱中便出现了以数字代替名字的这一怪现象,是这一时代的特征。例如朱元璋名朱重八,陈友谅名陈九四,明朝大将常遇春的父亲叫常六六,等等。这一时期民间修谱处于低潮,很少有新谱问世,此低迷现象一直延续到明朝中期。到了明朝中期嘉靖年间,由于朝廷发生了“大礼议”之争,从而惠及民间,开始允许民间建祠、修谱,于是乎民间掀起一股建祠、修谱热。自南宋到明朝中期,历经400年,民间所藏的谱牒几乎散失殆尽,即使有谱,也是残篇断简,残缺不全。在如此条件下,可想而知先人们为创修新谱,困难重重,举步维艰。于是,各姓各氏开始由联宗建祠,催生出联宗修谱之风,由是统宗统系修大成谱,盛行于世。统谱采用“大宗之法”,其特点是公认一个祖宗,相互串联,有的甚至随意上溯,攀援望族,趋附名门,乱认先祖,等等,泛滥成灾。
到了清朝,是谱牒编修最为兴盛的时期,也是统宗统系现象最为泛滥的时期。清朝设宗人府,掌管皇族和百官谱籍,民间族谱也一修再修。各姓各氏只有少数家谱采用欧式、苏式的“小宗之法”,但绝大部分家谱为彰显门第,采用宋朝皇族家谱的“大宗之法”编修族谱、宗谱、大成谱,随意性很强,趋附名门,冒接世系,世系和世序出现了严重混乱。如:为祖先封官加爵者有之,为祖先取名按讳者有之,为祖先纳妾生子者有之,为祖先添兄加弟者有之,为祖先认父攀祖者有之。即所谓南北朝人以南宋人为祖,隋唐人以明清人为祖,比比皆是。因此,清代史学家章学诚在评析这一时期谱之乱象时曾痛心疾首地说:“谱系之法,不掌于官,则家自为书,人自为说,子孙或过誉其祖父,是非或颇谬于国史。其不肖者流,或谬托贤哲,或私鬻宗谱,以伪乱真,悠谬恍惚,不可胜言。其清门华胄,则门阀相矜,私立名字,若江左王谢诸家。但有官勋,即标榜传,史臣含毫,莫能裁断。以至李必陇西,刘必沛国;但求资望,不问从来。则有谱之弊,不如无谱!”(《文史通义校注》卷外篇一《和州志氏表序例中》)。
今天,我们能见到的族谱,大多是清朝晚期及民国新修的谱,其可信度自然更低。因此,明清以来的族谱资料,只能作参考,不可作依据。考证族谱必须以史为据,有史者则从史,无史者则从志、从书;若既无史、志,又无学者著述,则只有从谱。但是,具体事件要作具体分析,一定要以时间为准绳,检验它是否合情合理,信则存,不信则舍,有错必究。我们要做明白人,不能当糊涂。只有这样,才能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子孙。
当前社会科技发展迅猛,交通便利,通讯发达,互联网传播快捷,人文知识大爆炸、大普及的时代到了,这为我们研究族史迎来了机遇,创造了条件。一个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时代来临了,这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我们一定要完成,我们也有能力去完成!
各位嘉宾、各位代表,今天下发《江南陈氏历史研究资料汇编》讨论稿,就是秉持历史唯物观,以史为据,以时空为准绳,实事求是,综合考证;宁有空缺,绝不牵强附会。“资料汇编”的理论依据及考据,详见《颍川陈氏考略》《义门陈文史考》以及其他著述,这里不必细说。希望各位代表认真审阅,提出批评和修改意见。谢谢。

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
           2017年12月16日

本网站编辑
在2018-01-03 12:10:46发表的
给本网站编辑写信 访问本网站编辑的主页 没有OICQ 182.107.43.17
在江西省历史学会陈史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
致欢迎词
       陈伯程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贵宾、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
今天,我们欢聚在新都宾馆,共同庆祝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的成立。首先,我代表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向前来参加成立大会的各位领导,各位贵宾,各位代表致以最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并向给予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之友情赞助、支持的社会各界人士,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同时也由衷地感谢新闻界的朋友们,感谢你们莅临现场作宣传报道。同时还要感谢新都宾馆为本次大会提供的支持和帮助!
盛世百业兴,和谐万家春。近年来在传统文化回归的热潮中,有许多姓氏研究组织像雨后春笋般的应运而生,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也有一些人对于历史的认知,停留在过去的水准上,照抄照搬明清族谱,矛盾互出,错误依旧,急功近利,不求甚解;甚至在编写过程中又出现新的错误,以讹传讹,贻害无穷。因此,为了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我们今天终于成立了陈氏研究专委会,目的是为族史研究者和感兴趣者搭起一个资源共享,共同研究的平台。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把不清楚的、紊乱的族史给予澄清,把人为造成的错误给予纠正。同时将优良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同志们、朋友们,在研究中错误是难免的,但是,我们尽量不要重复错误。错误与真理的关系,就像睡梦跟清醒的关系一样。一个人从睡梦中醒来,就会以新的力量走向真理。
五音要调,才能步调一致;五味要和,才有美味醇香。我们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的工作宗旨:就是要广泛团结和组织陈氏后裔从事或热心于族史研究人员,认真学习国家有关文史研究的政策、法规,树立历史唯物主义研究观,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定期或不定期举办各种形式的研讨会、宗亲联谊会,加强信息交流,提高研究人员的文史素质及工作水准;发挥江西陈氏宗亲联谊总会的桥梁作用,为那些热爱家乡、关心公益事业的人士提供一个交流、合作的平台。
活动的主要形式及渠道:  通过建立网站,创建会刊,举办讲座,定期或不定期开交流会、研讨会,编辑、出版书籍等,进行有效的宣传活动。
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其活动经费来源于单位或个人的赞助及交纳会员费以及其它合法收入。经费支出主要包括:网站空间占用费、办公地点租赁费、接待费和组织活动费以及不可预见的费用等。在江西省历史学会的领导下,经费的来源、支出,要严格建立会计、出纳制度,经费收入、支出账目要定期公布,接受本会全体会员的检查与监督。
千年潮未落,风起再扬帆。2018年,我们要着重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1、建立建全县级研究专业组织机构,有计划地开展工作。
   过去,由于我们注重文史理论方面的研究而忽视了基层工作,致使本次到会人员的分布不均衡。今后,我们一定要逐步建立县一级的分会组织,加强纵向联系。同时要与省外的宗亲研究机构多多沟通,加强横向联系。
    2、依托江西省历史学会这个大平台,与江西师大历史文学与旅游学院等院校一道开展专项课题研究。
姓氏研究是一项复杂而精细的工作。我们发现以往的族谱存在诸多问题。可有些宗亲说,凡是宗谱记载的东西就是历史,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可更改。事实表明,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族谱,皆为明清时期所创修的宗谱,前后矛盾,是非颠倒,问题多多。到了民国,修谱人不加分析,沿袭下来,形成了目前这种混乱状况。怎么办?是原本照抄,错讹依旧?还是知错就改?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我们必须作出选择,决不回避历史遗留的问题。因此,在省历史学会的坚强领导下,我们同师大历史文学与旅游学院领导达成共识,共同开展陈氏文史研究,特别要对江州义门陈氏历史展开全面研讨,以求历史的真实性!
    3、经常开展宗亲联谊活动,树立新风,表彰先进,激励后进,敬老爱幼、爱国爱家,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一份力量。
    各位贵宾,各位宗亲:树多成林不怕风,线多搓绳挑千斤。我们热切希望各位陈氏宗亲团结一致,理解、支持我们的工作。“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们热切盼望诸位陈氏族史研究者,能同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一道,本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努力探索,实事求是,积极进取,把陈氏文史研究工作推向一个新高度!
    最后,祝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宗亲身体建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谢谢大家!
                                   
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
                  2017年12月16日


陈先富
在2017-10-24 10:39:03发表的
给陈先富写信 访问陈先富的主页 没有OICQ 111.77.11.49
如何完整地准确地考研义门陈源流世系
                         一
    近期,在微信群阅读了恩明宗亲关于就"两书"与月海宗亲商榷后的一系列文章。在①"伯宣孙旺"、②"翔与寔是否父子关系"、③"伯宣子崇"、④"是上接颍川世系还是户牖世系"、⑤"陈轸是否齐王建三子”等方面,各自阐述了自己的见解。现在综合恩明的观点谈几点看法。
(一)恩明认为:义门陈世系排序,"以时间定世系天下大乱,以史载定世系天下大乱,应以义门聚居时期家长等人的文献定世系"才为正确。
续修义门陈氏宗谱的世系源流,应以考古考证为依据,以生年卒月排世系,这是最有说服力的。如果上下传承的世系晩輩比长輩大,不管他是《史记》,还是《唐书》,不管他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其理由都是苍白无力,站不住脚的。
续谱不以生年卒月定世系,也不以史载为依据定世系,而以人物和义门聚居时期家长等人的文献定世系,义门陈世系才真的大乱了:兄弟变父子,从孙变祖父。
伯宣公世系争议颇多,清朝山东御史陈光亨,今人湖北武穴陈殿荣等人,以及各地谱牒均有义门世系存疑的记载。若依大成谱记载,陈伯宣生于唐高宗龙朔元年(661年),卒于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义门陈一世祖陈叔明生于562年,卒于614年。陈伯宣是陈叔明十世孙,相隔99年,不到十年繁衍一代,能说得通吗?
(二)恩明认为:当史,志,谱三者有相悖之处,"国史服从于地方志,地方志服从于族谱"。
修谱,写书,做宣传,搞演讲,有历史背景的一定要符合历史。前后一致,首尾相顾,这样才算一部完美的作品。
有史据史,无史从志,无志随谱,也是修谱之基本原则。然而在考证事物的对与错,首先依靠的是用历史资料来佐证它是否相吻合才是唯一的途径。对义门陈世系的考证也不例外。因此,在考证时对其中的人物,时间,世次关系,出自哪一本书,所载细节都要交代清楚,使阅读者一看便知。所以,不管反对者如何巧言令色,百般辩解,在史实面前,他始终是无法逾越的。
(三)恩明认为:"伯宣公为义门同居始祖,与旺是祖孙关系是铁证。在义门聚居时期的文献中较系统排列义门世系的有胡旦的《义门记》,义门第十三任家长陈蕴的《远宗记》等等。"
     一篇《陈伯宣迁庐年考》的短文,就把陈伯宣义门同居始祖的铁证砸得粉碎。如果陈伯宣为义门同居始祖、伯宣孙旺是铁证的话,哪有这些人和谱对他移庐时间提出如此多的质疑。从《陈伯宣迁庐年考》来看:有"宿松谱言伯宣撰写《匡山谱序》是由闽移庐的嗣圣元年(684)、《德化县宗人具联宗辨》说伯宣唐开元年间(713一741)、陈大云《江州义门大事年表》载唐玄宗开元九年(721)、果石庄陈光亨撰《义门时代考》曰在宪宗元和初年(806)、武穴陈殿荣认为《唐书》《宋史》具言是在唐宪宗元和十四年(819)以后"等等,这些时间最早和最迟相差一百四十年左右,哪个时间是伯宣移庐,谁也定不下来。鄙人认为,要确定伯宣公为义门始祖,伯宣孙旺的世系,陈伯宣在年龄上要大于旺,而且在聚居时期有异流同源、合族同处的人事记载,同时在人物生卒链接上与历史相吻合,前后一致,首尾相顾。做到这些才符合人物的时空条件。不能把他们摆放在那里不闻不问,视而不见,不去研究和考证,而是拿某一家之谱从头到尾照抄照搬重复一遍,那就失去了续谱的意义。
为什么说聚居时期要有异流同源、合族同处呢?这是定义门世系的核心内涵。第三任家长崇公立家范十二则"联族党"就有"江州一族,异流同源,阅十一世,和处笑喧……"。(重点是异流同源,其他不要去玩文字游戏,打悲情牌,转移视线)。家范等于义门陈法律,也就是说江州一族必须符合异流同源,合族同处的法律范畴,否则谁也无法越过这道坎。陈月海,陈刚考证的兼、旺两支世系源流,即符合义门陈家法依据,又符合史藉上人物生卒时间,无疑是义门陈聚居时期正确的源流世系。众所周知, 修谱是修家史,是一个家族的生命史。它不仅记录着本家族的源流世系,迁徙的轨迹,还有本家族的繁衍生息,姻亲家庭,文化教育,祖训家规等历史文化的全过程。既要认真考证,又要以理服人;既要符合逻辑,又要经得起推敲;既要据理力争,又要顺理成章。完整地准确地考研义门陈氏源流世系,这才是续谱者的责任和使命。
                            二
      人们在对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这是辩证唯物主义一分为二的方法论。但是,在写文论证自己观点的同时,要摆事实讲道理,把自己的观点一二三摆出来,使阅读者看后对照相类似的文章谁对谁错一目了然。如果在文章里观点不明,事实不清,只一味指责他人,损人骂人,则可看出此人文品不正的风格。
      看了"剖析月海,陈刚-兼恩明先生的商榷之商榷3"一文后,发现此文从头至尾对月海、陈刚"两书"中不是问题的问题,进行高谈阔论,而且在很大篇幅上像个泼妇骂街,把很多骂人词语都堆到月海、陈刚身上,有失文人之体统!在提到"以谱乱史“时,不从自身找原因,而是说这是"史志领域的原则,是月海,陈刚所为,不是我所为。"既然使用了别人的观点说事,就是你的观点,也是你的行为。这里列出几条对月海、陈刚二人的不实之词:"我怎么和月海这样的人品、学品、学识等如此低下的人,连文章都不会写的人搞辨论。"、"对义门子孙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是义门子孙的败类,是个卑鄙小人,不听我的衷告,撞到我面前会使你们头破血流;你们将会被钉在义门陈氏历史的耻辱柱上,你们将会落下千古骂名;无意中承担起唤醒受两书蒙骗的义门陈宗亲的责任 ",等等,然后挑拨陈刚"即早和月海划清界线,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我愿意真诚地帮助你。",这些骂语用词,特别是什么败类啊,落下千古骂名啊等等,哪一条能用在月海、陈刚二人的身上?是叛党投敌,还是卖国求荣;是数典忘祖,还是违反家规?不就是写了两本书吗,触犯了哪条刑律?写两书也是根据义门陈世系存在的问题,通过历史考证,求证其中事情的原委。为义门陈续谱提供参考资料,本来是件好事,无可厚非,但在这些人的眼里却如临大敌,非要把他们打倒不可,是何原故?值得深思!
      从文章中可以看出,此人是一个毫无担当,推卸责任;贬低他人,抬高自己;挑拨离间,笼络人的文痞。把自己充当救世主,好像义门陈舍他就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还大言不惭的说,"无意中承担起唤醒受两书蒙骗的义门陈宗亲的责任。"……人贵有自知之明,像你这种品行的人还有担当吗?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这才是陈氏宗亲深感忧虑的事情。
      义门陈氏的源流世系,不管是月海、陈刚二人考究的两书也好,还是陈恩明的剖析系列文章也好,权当是义门陈源流世系的两面镜子,让陈氏子孙来鉴别择用。是骂名也好,美名也罢,留给陈氏后人去评说,历史自有定论。

   湖南潭州庄   陈先富
   二0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
 

陈星
在2017-10-20 01:37:28发表的
给陈星写信 访问陈星的主页 没有OICQ 117.136.40.144
求河北唐山陈氏族谱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