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渡后分永思堂续修陈氏宗谱跋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辉

续修新谱,必须要有老谱。目前存世的与我族相关的老谱有两套,一套是光绪甲午(1894)《云阳后分陈氏宗谱》,一套是民国辛未(1931)《云阳陈氏汇造宗谱》。按理说前者是我们嫡系宗亲,首当参考。但可惜的是,甲午年我花渡后分八小分人心不齐,宗谱零散分纂,所以今日有幸存其一却不能述其全。

外四分中,桐村分游离大宗百余年,葺祠宇、修宗谱历来不参与、不摊派;里四分中,东、六、西、七乃永思堂一脉,相对团结,小宗合修。只剩下外四分中西马庄(油榨)、万城(迈村)、粤河(珥东、访仙)三分,故而他们合修此谱。该谱对于永思堂而言,只有大宗信息有用,永思堂以下均无记载。所幸民国老谱弥补了这个缺陷,该谱又名《陈氏大成宗谱》,几乎涵盖了丹阳一半以上的陈姓,永思堂所有世系完全依托此谱。那为何不完全抄录民国谱,而是两者兼录排定世系呢?

千百年风云变幻,刀兵无眼,人去楼空,宗谱又岂能岿然流传?每遇兵燹后,续谱便成了难事。要么多方打探宗人去向、是否存谱;要么凭记忆将就涂鸦;更有甚者胡编乱造,以维持连贯性。东公只有一遗腹子嗣宗公,今浙江温岭却有人找到丹阳,说他们是东公其他儿子的后裔,在此我们不谈。嗣宗公生有四子是公认的,或诫训诤诚,或书礼光明,仅有的这两套老谱就记载不同。关于这个问题,康熙年间汝佺公的《宗谱辨真序》里已说的很清楚,我们依据他的客观考证,以所知年代最早的洪武、成化等三套明代老谱为准,沿用诫训诤诚的世系记载。

在民国修大成谱时,为了表面的气势和大团结,大家求同不存异。不是东公后裔的,只要是陈姓,愿意合谱,统统编造世系纳入进来。如五大分之一的全州岸头陈氏,民国戊辰(1928)岸头张庄谱记载他自家的渊源是南渡而来,隔了两年,又插入我们大成谱,变成东公后裔。这对于敬奉我祖宗、发扬东公忠义精神虽有益,但岸头分错认祖宗,对他们自己祖宗是不公平的。而对于确是东公后裔但各自记载不同的,则硬性统一,一概以书礼光明为准。实际上不管怎样排定,我们的世系总是准确的,始祖是嗣宗公第四子。于是在明公记载下备注:即是诚公。宋高宗考验诚公,对答如流,赐名曰明。

事实上,祖宗之事,年代久远,未能全详。三皇五帝,几人就生出今天十几亿人,那些三皇五帝的百万子民,就没有一个后裔存世?可见国人惯于脸上贴金、攀附名人。任何家族任何宗谱,宋朝之前的世系记载只能作参考,谁都无法证明。宋朝以后,宗族私修家谱开始盛行,百家姓都争着认领有头面的祖宗了。

对我族而言,是否属义门陈一族也是个疑问。义门分庄,“天下陈氏出江州”,这次大规模人口迁徙对中国历史影响深远,但《宋史》中只说陈东“其先自河南来”,而不是“其先自江西来”。义门分庄记载里找不到宗愈公,只有宗俞公,就算是同一人,那他也是分迁湖北果石庄。而继忱公迁丹阳庄我们却没有提及,说明我们跟继忱公并无关系。义门分庄是宋嘉祐八年(1063),东公出生于宋元佑元年(1086),就算宗俞公当时已故,由其孙代为分庄,23年时间也不可能有5代人。其他如南公的《少阳公行状》等所有宋代传下来的正规文献均没有提及义门。且东公自己的诗作开头便是“我家本出颍川住,几世不曾归颍川”也述明其祖辈乃河南颍川迁来。所以很有可能是元明之际修谱时,修谱人弄不清楚东公曾祖广公以上的祖宗信息,而将他们归入义门陈氏某人之下。当然,这也仅仅是猜测,并不是忤逆祖宗。我们今天虽依葫芦画瓢原本记下远古世系,视历代祖宗神灵如在,但不掩祖功、不讳祖过,我们实事求是的态度和追求真理的质疑精神永不可缺失。

如今社会发展到了新的状态,电子化智能化成为主流。在经历了1986年波折后能够找到老谱并重新续修纸质宗谱,这已经是各姓氏家族中的凤毛麟角了。我们今天修谱不再是定规矩立家法约束人、不再是搞小圈子,而是建立一种血脉相连的同宗友谊,构筑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让有血缘关系的我们找到心灵的归宿,朝着更和谐、更理智、更有情感的明天大步前行。

今我花渡永思堂带头续谱,后面可能会有其他同宗跟上步伐,到时候他们宗谱里可能会存在与老谱或者与我谱不一致的地方。为了尊重事实,我们求同存异,也是百般无奈。任何古人都值得我们敬畏,更不用说自己祖宗了,之所以主观改动其实也是为了客观,尽量还原事实。我身为从头到尾主笔纂修的唯一一人,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如有谬断,还望祖宗理解,也请后人原谅。待以后有新发现、新佐证再来修正,也给后人留一个研究主题。

 

31世孙 熏沐拜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