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与<陈积中夫人蒋氏墓志铭考释>文作者商榷》文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刚 陈月海

来而不往非礼也。一看此文,便知是河南罗山县陈恩明先生所写,洋洋洒洒15000余字,着实花了不少心血。

文中列出五大题:一、作者把《蒋氏夫人墓志铭》涵义变异了;二、作者虚构出蒋夫人夫君陈积中是别有用心;三、要重新定位子孙关糸;四、《考释》文所谓六点辨析;五、《陈从古墓志铭》的考释不符合史实。

为了不想浪费时间,仅捡出一二重点予以回复,其余概略。

恩明先生说:作者提供的《蒋墓铭》存在许多疑点,《蒋墓铭》中没有写出蒋夫人和丈夫名讳、地址,出阁时间,生儿育女顺序排列。由此造成铭文中记载的母子关糸、祖孙关糸的称谓、名讳混淆不清。作者提供的《蒋墓铭》写作格式不规范,内容自相矛盾,难圆其说。我们认为作者对原墓志铭文的翻译,曲解原文的意思。

这里共有四句话,归纳三层意思:一是没有写出蒋夫人和丈夫的名讳、地址、出閣时间等,以及祖孙关糸的称谓、名讳混淆不清;二是《蒋墓铭》写作格式不规范,内容自相矛盾。对不起,这两个问题我们不好答复,请恩明先生自去问陆佃。可惜,如果《蒋墓铭》换成恩明来写,可能会比陆佃写得更好!

三是说我们对原墓志铭文的翻译,曲解原文的意思。请读者

仔细看,我们既没有翻译也没有曲解原文的意思。至于先生说我们积中之兆捏造出一个陈积中之人……这是《考释》文作者错误核心,必须予以纠正

请问,是我们捏造的吗?墓在登龙之乡其夫颍川府君积中之兆为《蒋墓铭》原文,其夫,当然是指蒋氏之夫。府君,旧时对已故者的敬称。之兆,在文言文中表示某某的陵墓。因此,积中即人名。而恩明先生非要说成谓蕴积于心中,岂不离题太远?某某的陵墓,是旧时写碑文的一种体例,即格式。如:

张耒《欧阳伯和墓志铭》:元祐四年十一月甲子,葬君郑州新郑县旌贤乡刘村文忠公之兆,而宪来求铭。” 

《宋故寺丞刘君墓志铭》:葬于户县珍藏乡货泉里殿中兆之次。

明王世贞《中顺大夫提督山东学校按察副使吴门袁君墓志铭》:葬君于南横山实坞大池之上祔胥台公之兆。

对比蒋氏墓志铭墓在登龙之乡其夫颍川府君积中之兆,如上同例。若按他们的意思去解释:“墓在登龙乡其丈夫颍川府君蕴积于心中的陵墓。能说得通吗?古代墓志铭有严格体例:墓在某某乡xx之兆,这里面xx可以是谥号,也可以是官爵位。无谥号无官职的就用人名。怎能说我们积中之兆捏造出一个陈积中’之呢?这是一个常识,恩明先生应该懂的,可他故意胡搅蛮缠、东拉西扯,活脱一个搅屎棍!

至于要重新定位(《蒋墓铭》中的)子孙关糸,对不起,我们无能为力。接着恩明先生又说:墓志铭文中介绍了陈亢、陈廊(注意:墓志铭中是,不是“廊”!)、陈度等,是丹阳宗谱里记载的名字。不管蒋夫人是不是与他们是母子关糸,祖孙关糸也好,她应该与丹阳陈氏有着千丝万缕关糸,看!又在企图用谱来考《蒋墓铭》,其目的是要墓志来适应丹阳谱。非得这么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们不会干涉!

为了表明我们没有偏离原文涵义,背离原文精神,附原文如下,以洗清我们虚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