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门青州庄族源考辨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宗彗(淮西人)
 

怀远荆阳义门陈氏,始迁祖仲钊公为青州庄始迁祖知间公20世孙。辨明族源世系是修谱首要任务,青州庄源流世系有不同版本,其中流行最广的当属《明嘉靖甲寅(1554)德化联宗谱》(以下简称《甲寅谱》)。可惜的是正是《甲寅谱》制造了诸多错误,很多人被误导而不自知。现对照《甲寅谱》对义门青州庄世系源流予以梳理。

分析《甲寅谱》,要了解其前世今生。义门陈氏是以合族共处为特点的,有叔明、叔慎、叔达多支系后人。叔慎五世孙陈旺开元十九(731)年在德安常乐里落籍。乾符四(877)年,时居德化齐集里的叔明十世孙陈伯宣为避兵乱迁往德安与叔慎后人同处。昇元元年(937)义门再次得旌,两处皆以“义门”名之。明嘉靖三十二(1553)年,九江府查访义门遗址,德化争得建坊立门,而德安“别加标识”。次年,德化陈氏建祠修谱大加庆贺。首先,德化修《甲寅谱》正值嘉靖皇帝(1536“诏天下臣民祀始祖”之后,自然不能免俗,造成上联户牖系名人堆砌。其次,正如《甲寅谱•凡例》所说“斯谱重表扬也,故公移 先之……而遗迹攸关,因以著表扬之意”,谱依凡例,伯宣世次提到陈旺之前。《甲寅谱》联宗达51庄,影响深广。至民国年间已经十修,祖源世系基本延续,胡公满到分庄祖约84世。

宛丘世系是中华陈姓的总源头没有异议,但正如陈月海所考在陈国初封(公元前1046年)到有确切纪年的公元前841年的205年间,国君仅传四代,代均51年,显然有遗漏。

《甲寅谱》把颍川陈氏上接户牖系与史实不符,且户牖系人物相互龃龉。陈平自谓“我多阴谋……吾世即废亦已矣,终不能复起 ”。谱载关内侯陈汤为陈平裔孙,有违此说。亲属同传是《史记》《汉书》《后汉书》体例,平、汤分传,翔、寔分传,显示他们并无直系血缘关系。史载平、汤、翔、寔分别是阳武、瑕丘、汝南、颍川人,串在一起很牵强,如何迁徙,《甲寅谱》未作交代。翔、寔同时坐党事入黄门北寺狱,寔63岁,翔若为其父当逾八旬,能经得起拷打“以无验见原,卒于家 ”?诸多史料证明《甲寅谱》户牖系实为虚构,当然谈不上是颍川陈氏源头。

以史考谱,颍川陈氏源自齐陈(即田齐)。《唐书•宰相世系表》载“轸,楚相,封颍川侯,因徙颍川”,随之是直到陈寔的颍川世系。唐代陈彦、陈则、陈岩、陈领等人墓志铭均载明颍川陈氏为陈完后裔 。史籍碑铭均显示颍川陈氏上源是齐陈,应该是可信的。就谱而论,《甲寅谱》之外的颍川谱少有上接户牖系者。不少世系从陈寔开始,对其上源处之谨慎。直接上接齐陈的有海宁 、东浦 、柳溪 等陈氏谱和南宋陈晔《古灵先生年谱 》等。颍川陈氏出自齐陈,逐渐成为谱学界共识。

颍川上承齐陈本自《唐•表》,而《唐•表》却问题多多,如陈轸早于齐王建近百年,何能为齐王建三子?若为齐王建三子,与陈婴、陈馀则是同时代人,如何成为祖孙三代?汉堂邑侯陈婴,可能为陈譍 古同“应”)之误。按时间推算,陈馀当为陈轸五世孙。此处优选对接,把与陈馀同为大梁人的陈嚣录入世系之中,并排除与史实冲突的陈婴。颍川先祖中陈轸到陈馀的时代在战国中期到秦汉之际,其间战乱频仍谱谍无存,人物难以接续。陈馀义军为汉所灭,其后人世为耕农,“出于单微 ”,谱牒断代亦在情理之中。颍川陈氏不忘齐国陈氏之德,经十数代积累,汉代后期成为颍川望族,陈寔成为颍川陈氏显祖。长城派、义门陈为其后裔。否定户牖系,颍川陈氏上承齐国下接南朝陈,虽有断代亦算清晰。

颍川世系后半段需注意两点:其一、可能因《陈书》只载明南陈朝是陈寔之后,中间断代,致使《甲寅谱》误把南陈朝接在纪、群、泰之后。《三国志•陈泰传•裴注》“按《陈氏谱》‘群之后,名位遂微。谌孙佐…佐子准…’”、《世说新语•德行 》注“《陈氏谱》曰:‘谌子忠,字孝先,州辟不就’”、《元和姓纂•卷三•陈》“[长城]谌曾孙准,晋太尉、广陵公。陈武帝称准后”等资料综合显示南陈朝为“谌→忠→佐→准”系,而《唐•表》则作了比较完整的表述。载入此系的有建宁 、天湖 、浦城 、东浦、柳溪等家谱。其二、按《唐•表》:准、匡之间有伯眕一代,而《陈书•本纪》没有伯眕一代。《晋书•列传第二十九•成都王颖》载:“永兴初,左卫将军陈眕……眕二弟匡、规自邺赴王师……”,与《陈书》吻合,这是《唐•表》又一误。

义门世次应根据历史人物的生活年代来考察。陈伯宣六世祖陈兼(?~759)是开元十二(724)年进士,约生于7世纪末期,与杜甫、高适、独孤及等诗文唱和,活动于玄宗朝。五世祖陈京(?~805)是大历六年(771)进士,任官主要在德宗朝。《甲寅谱》谓伯宣公生于开元己未(719)年,此时陈兼功名未就、且三子陈京尚未出世,何来六世孙?分庄时领衔的知彦守继辈有的已离世,多数是耄耋之年,他们生年当在10世纪晚期,按《甲寅谱》陈兼到分庄祖共18代,代均不足18年,似不可能。就谱而言,陈旺开元十九(731)年义门开基、伯宣为陈兼六世孙成为义门人的共识,加之不少义门谱有“兼弟旺” 的记载,陈伯宣世次很难提至陈旺之前。同治《九江府志•孝友》载“陈崇,伯宣子。僖宗时尝诏旌其门”、陈崇“承著作之遗训”制定的《义门陈氏家法》说“迄今存没十一代”,都说明伯宣、陈崇父子同为晚唐人,而《甲寅谱》把陈伯宣提至陈旺之前,成为初唐人、陈崇九世高祖。民国二十二年《庐山志•卷二•山川胜迹》根据陈氏家谱推算陈伯宣生于敬穆之间(824年),《宋史•陈兢传》记载陈伯宣“大顺初(890年)卒”,与伯宣公迁庐、移居德安的时间吻合。陈伯宣当晚于陈旺130年左右。

另外,《甲寅谱》记载陈旺为叔明十二世孙,笔者认为,月海、陈刚所考陈旺为叔慎五世孙更靠谱。《天湖谱》、《柳溪谱》、《毗陵谱 》、《东浦谱》均显示叔明子嗣自有其人。《毗陵谱》所载宣帝十六子叔慎另一支:叔慎(572)→宗先(590 ……陈岳(835 →陈濬(870 →陈乔(905),其中与陈旺一支平行的几代中的“旺、昌”和“曦、昫”,“机”和“权、枢”,“感”和“愈、應”,“蓝”和“芾、芬”,“青”和“春”,取名用字偏旁相同。取字也对应,如“旺,字天相”、“曦,字天升”,“机,字师孟”、“权,字师忠”,“感,字伯通”、“愈,字仲通”,“蓝,字元发”、“芾,字元茂”,“青,字仁和”、“春,字育和”。取名取字一连几代偏旁相同对应工整,绝非巧合,旺、昌、曦、昫极有可能是从兄弟。《白沙陈氏族谱序 》、《临江志》、《峡江县志•寺庙》均载陈亡,叔慎避难于峡江县玉笥乡,后建有陈岳王庙,江西吉水白沙、江苏武进毗陵陈氏均从此地迁出。谱中陈岳、陈濬、陈乔祖孙均为文化名人,有史佐证。在没有新发现之前,可推断义门陈旺一支与白沙、毗陵、玉笥陈氏同为陈叔慎后裔 。可见,“叔慎……旺……伸……知间”为青州庄义门段世系更为可信。

《甲寅谱》舛错甚多,有其主客观因素。首先,先秦“继别为宗百世不迁”、 众多小宗“五世则迁”的宗法制度和以后天子祭始祖、民间祭高祖的祭祖制度,加之家族、社会诸多条件所限,使得古代高祖以上先人每每失考。所以,当宋代以后修谱完全走入民间,传世的欧阳修、苏洵等名人家谱记载先人也仅五、六代而已。资料所限,短时间内探明族源世系并不容易。明代嘉靖年间,民间祭祖解禁。而后,修谱追记始祖构建先祖体系蔚然成风,杜撰族史攀附名人屡见不鲜。《甲寅谱》拼凑先祖世系也就见怪不怪了。这是主观方面。客观方面,德化为争地望,刻意把伯宣公世次前移,如前文。

当下,奉《甲寅谱》为圭臬不准更易者不乏其人,充其量也就是以己昏昏使人昭昭。希望宗族源流千古一系,无可厚非,但一定要建立在大量占有资料精心考证的基础上。可行的是以专业精神和负责态度去伪存真,去芜存菁,信则存信,疑则存疑,构建起接近真实、更为可信的祖源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