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颍川陈氏考略》“随笔”作者书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本编辑部

《颍川陈氏考略》第一章“陈姓源流考”,是以《史记》和旧谱为底本列出世系进行研究,并以“按语”形式出现,最后拟一个新世系表,供读者参考。这是编著两书的主要构思与方法。下面就“随笔”作者提出的几点疑问,按其顺序作简略回复。

一、陈国世系:

《考略》依据《夏商周年表》确定在公元前1046年周灭商纣时妫满公即封陈侯,至五世孙幽公宁立位14年(公元前841年),下传4代人(五任国君)。那么从公元前1046年到公元前841年历时205年,平均每代间隔约51年,这与时间不符。因此,《考略》要在他们之间增加2代人,主要从以下几方面来考虑:

1.查与胡公同时的几国,所传国君有68代,如鲁国周公旦至真公,齐国太公至武公,晋唐叔虞至靖侯宜臼立,俱为6代,周成王至周厉王为8代。考大姬与周成王为姐弟,且大姬比胡公小,相比之下,陈国至少漏记两代。

2. 班固《汉书》卷九十八《元后传》第六十八《自本》曰:“黄帝姓姚氏,八世生虞舜。舜起妫汭,以妫为姓。至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是为胡公,十三世生完。”增加2代正合“十三世生完”。其中还要将《史记》载“厉公佗生完”,纠正为“厉公跃生完”,才符合“十三世生完”。

3. 平均每代间隔51年不符合人类传代规律。这里是以“世次”来计算间隔平均数,即从起始祖生日到计算某一代出生时间,而不是“以王位的平均在位年限”来计算

对于胡公、幽公宁,虽然不知他们的出生时间,但《考略》设幽公宁在位14年(公元前841年)跟胡公出任国君时的年龄仿佛为前提来推算,即便不准确也相差无几。就依先生以清朝“顺治至嘉庆”为例来计算吧,顺治生于1638年,嘉庆生于1760年,历时122年传5代,即122÷430.5年。顺治至道光代均为28.8年,顺治至咸丰代均为32.16年,顺治至同治代均为31.1年。“清朝的这一段历史谁都清楚明白

经多起事例验证,在计算5代以上的代均间隔数一般为28±4年,这是一个传代常数。

二、田齐世系:

1、陈午弑陈剡夺位说

关于此说,《考略》在第17-18页按语中引《史记》:

“齐侯太公和立二年,和卒,子桓公午立”,这句有误。《春秋后传》说“田午弑田侯及其孺子喜而兼齐,是为桓侯”。可见在齐康公二十一年(前384)继位及次年改元的是齐侯剡而

齐桓公午。十年后(前375)陈午杀陈剡夺位。陈剡在位十年,因陈午篡夺的缘故,后来齐国抹灭了这一纪录,导致《史记》失记。

然而先生却妄指《春秋后传》中“田午弑田侯及其孺子喜而兼齐,是为桓侯”是来自南宋陈傅良撰写的著述“抑或根本就是杜撰”,不能为据。这下可冤枉了陈傅良。我们所援引的是唐司马贞(679-732)《史记》“索隐”引《春秋后传》,非陈傅良(11371203)的《春秋后传》。《纪年》载“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二十年,田侯剡立。后十年,齐田午弑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春秋后传》亦云“田午弑田侯及其孺子喜而兼齐,是为桓侯”。由此可知,此《春秋后传》是唐朝之前的著书,早失传,只在“索引”中提到。《纪年》中的记事止于魏襄王前299年,成书于公元前298年至公元前296年间,为魏国官史,是当时当代的文献,应该具有权威性。为了说清这个问题,《考略》在本页另一“按语”中按史记》“索隐”引《竹书纪年》载:“齐宣公十五年,田庄子卒,明年,立田悼子。悼子卒,乃次立田和。”于是《考略》按语云:“庄子白卒于齐宣公四十五年(公元前411),接替相位的是悼子,而不是太公和。公元前(410405)年悼子在位;继位次年改元,在位前后六年,卒于齐宣公五十二年(前405)。关于悼子,《史记》漏记了。”

之上阐述,又可参见1989年版的《辞海》后页“中国历史纪年表”。

至于“大妃”一词,参照《周礼》后宫设一后三妃六宫娘娘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不过在上古时期,妃是用来称呼君主之正室。处有待商榷。

2、莫之与京与武子开说

此说,见《考略》21页“按语”:

《春秋左传注疏》卷八载敬仲完初婚时,其妻父懿氏占之卜辞曰:“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前一句“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已应验,按《史记》从敬仲到桓子无宇正是“五世其昌”。后一句是“八世之后,莫之与京”,是说到“成子始得政”。若据《史记》从敬仲完至成子田常,只有七世,比“八世”则少了一世。

“八世之后,莫之与京”。是说齐国陈氏发展到“成子始得政,其封邑大于齐平公之所食”,时齐人歌之曰:“妪乎采芑,归乎田成子!”从八世起,齐国陈氏的势力逐渐强大,到了太公和子终于替代了姜齐,后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因此,我们在成子恒前增“武子开”一代。为什么要加“武子开”而不是别人呢,主要依据以下6个方面:

⑴ 既然桓子无宇“生武子开与釐子乞”,则武子开与釐子乞是兄弟,且武子开在前,釐子乞在后,显然开的年岁长于乞。但后来为什么长子开不继其位,而由次子乞继位呢? 对此,《史记》未作任何说明。 

⑵ 考之《左传》,桓子无宇活动的年代在鲁襄公六年(前567)至鲁昭公十年(前532);而禧子(即釐子)乞活动的年代是在鲁哀公四年(前491)至鲁哀公十一年(前484);从公元前532年桓子无宇不在位,到公元前491年釐子乞继父爵位,中间约有四十年的间隔无记载。这一时期正值宋国大夫向戌弭兵之后的相对和平时期。显然,桓子无宇与釐子乞不是父子,在他们中间应该还隔着一代人。

⑶《春秋左传注疏》卷八载敬仲完初婚时,其妻父懿氏占之卜辞曰:“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前一句“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已应验,按《史记》从敬仲到桓子无宇正是“五世其昌”。后一句是“八世之后,莫之与京”,是说到“成子始得政”。若据《史记》从敬仲完至成子田常,只有七世,比“八世”则少了一世。

⑷《汉书》卷九十八之《元后传》载:“完字敬仲,奔齐,齐桓公以为卿,姓田氏。十一世田和有齐国,二世称王。”若武子开与釐子乞为父子,则太公和正好为陈完第十一世孙。

⑸《左传·庄公二十二年》杜预注:“成子,陈常也,敬仲八世孙。”而《史记》却写“成子常为敬仲七世孙”,两说相差一世。

⑹ 更为直接的证据是金文考古:陈逆在《陈逆簠》中说是桓子陈无宇之裔孙,又在《陈逆簋》中说是陈纯之裔孙(所谓裔孙,即远代子孙,至少是三代以上可称裔孙),则无宇、陈纯无疑是上下代关系。无宇上代世系清晰,则陈纯应为无宇子辈。因此,在陈纯与陈逆中间隔一代,即陈逆为无宇四世孙。另外,《左传》明确指出陈恒(成子常)与陈逆是兄弟,所以都是陈无宇四世孙。按其世次排列:五世无宇;六世开、纯;七世乞;□?八世恒、逆……(见金文拓片陈逆和陈逆簋)

以上论述详尽,一看即明,无需再解释,尤其是金文考据。无论是史籍还是“谶语”,在考古据面前都要退居二线。

    维护《史记》的权威性不等于《史记》中有错不能指出,有错必究,不贻误子孙,这是我们的信条。

三、麻城庄世系:

至于麻城庄世系,“随笔”先生大发一通感情的话,不知可否细读过《义门陈文史考》?《义门陈文史考》“按语”说得很清楚:

按姚思廉《陈书》载,叔慎年十八为湘州刺史,隋师渡江,拒战,死之。而另据江西峡江县马埠陈氏族谱所载:“叔慎,字子敬,封岳阳王,因国大难奔豫章,入新淦之大墓,有匡大夫者以女妻之,生子嵩,字宗先,隐居玉笥……”《江西通志》(卷一一○):“岳阳王墓在新淦玉笥乡安山,”即今峡江县水边镇馆头村玉笥安山。如今嵩之子孙在峡江县马埠镇、吉水县下白沙村以及江苏常州毗陵双桂里、武进等地众多。而居新淦及德安义门的皆为叔慎之长子高(即志高)的后裔。”

此外,书中还列举了大量的谱志考据:“叔慎生(志)高,高生才,才生蕴玉,蕴玉生衮,衮生可一可二”,如今可二的后人在新淦甚众,叔慎次子嵩的后人在今峡江马埠、吉水下白沙村及常州毗陵地区很多,有族谱有祠堂,祠堂里供奉着叔慎牌位。更有力的考据见书,这里不一一细说。

如果按姚思廉的《陈书》,叔慎18岁战死,之后哪来的娶峡江匡氏夫人,更甭说生子嵩。今吉水县、峡江、新淦、常州、武进等地有众多叔慎的后裔,这又能作何解释?

如果按“随笔”作者的观点,尘封的历史不能动,即使错也是错得有理,子孙不会怪罪”。由此,今人就没有必要去搞什么研究,历史学考古学也无必要,一切按古人说的就是了。但是要晓得,古人所说的也不尽相同啊,适从谁?!

历史在前进,学术在发展,随着考古据的不断发现,人类对历史的认知更加清晰,正如古人对大自然的认识处于混沌状态,今人已遨游太空!凡事不能因循守旧、要摆到桌面上,有理有据才能服人,千万不能感情用事。

 

陈月海  陈刚

2016/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