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义门二三事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本站编辑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的记忆逐渐淡化,前人的记录也相继流失。下面勾沉三则史事,可窥视当年义门陈氏的一些内幕,以辨析明清族谱中的是与非。

一、因讼析居

    义门陈氏,在德安县西敷阳乡,伪唐旌表门闾。太宗见其家法曰:天下有此人家,真良家也!又曰陈早一家孝友恭俭,长幼千余口,世守家法。尝置书堂于别墅,号陈氏书堂。五代时同居者七家,皆蠲复征役,旌表门闾,其犹著者陈氏也。其家有犬百余,一犬不至,群犬皆不食。至嘉时(1056—1063),以岁歉乏食。知县邢其姓者,因讼勒其析居。是时,老幼见监分官来,皆恸哭。

    陈兢,《长编》云淳化元年(990),江州言德安县民,十四世同居,老幼千二百余口,常苦食不足,令岁贷官米二千石。

                               ——录自《舆地纪胜》卷三十《江州》

上文录自南宋庆元二年(1196)进士王象之的《舆地纪胜》中有关义门分家的一段记述。文中陈早即陈旭,为避神宗赵顼讳改。由“因讼勒其析居”而知,义门分家的起因是由闹事引起的,自淳化元年(990)以来义门“岁歉乏食”, 至嘉祐(1056—1063)时更甚,每年春荒不济,靠官府贷粟接济,至秋粮成熟还官府。若一连几年收成不好如何还?不但不还,每年春荒仍需借贷,小小的一个德安县能经得起几下折腾?义门人要贷粟,理由很简单,说是圣上的恩典;不同意借贷理由也简单:县小无粮。常言道“骂无好言,打无好拳”,在争执中甚至出现偏激言语和不当行为。于是有人指责义门过于聚集人口图谋不轨,等等,传言义门人要“造反”,或许出于此。总之,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逐级反映情况,惊动了上层,于是“勒其析居”,派官监分。事到临头,义门老幼“皆恸哭”,然而已经晚了。这就是嘉祐七年分家的情景,并非明清族谱中所说的“奉旨分家”,更不能说是仁宗皇帝“下矜存保全之诏”,劝其分家。

二、乏食析居

“勒其析居”与“奉旨分家”是不同的概念,但是,在义门史上“奉旨析居”的事情,也许真的有过。据《陈文正公文集》「卷之十二•外集•陈氏族谱记」记载,发生在大中祥符九年丙辰(1016)。节选如下:

 旧用史历年图法,吾族历甲子不知几百遍矣。今去繁就简存唐宪宗年号,以下显迹略记于左,以俟观览。

……唐僖宗中和四年甲辰(884),祖崇公(时)旌表门闾,有表章。唐昭宗大顺元年庚戌(890),祖崇公始立家法,有家法条例。南唐烈宗升元元年丁酉(937)即石晋天福二年,祖衮公(时)旌表门闾,有表章。宋太祖开宝二年己巳(969),祖公立石刻徐锴「书堂记」,重受旌表,免差役派征,有例条。宋太宗太平兴国七年壬午(982),祖鸿公(时)免科徭派征,依张齐贤奏,有表章。宋太宗至道二年丙申(996),祖旭公(时)敕赐御书三十卷,作玉音阁,有条陈。至道三年丁酉(997)令(税)米于德安县纳,再受旌表,有表 章。宋真宗咸平五年壬寅(1002)立石刻“义门碑”,御书“旌表义门陈氏”六字于碑。景德元年甲辰(1004),祖蕴公立碑刻“远祖记”(并)家世字号十二:“承延知守宗希公汝才继”。世多积德,由是英杰辈出,开科业儒者一百三十余人,蕃衍盛大。景德四年丁未(1007),祖延赏公牧筠(瑞州)。大中祥符九年丙辰(1016),朝廷差官至义门监分为二十有一,再分为五十四小支。仁宗天圣四年丙寅(1026),祖泰公承旌表义门。□□陈炎(时),御翰“真良家”三字,赐之存谱。     

陈氏族谱记”所记内容广,时间跨度大:从唐中和四年义门首获旌表起,到嘉祐七年义门分家,再到南宋建炎(1127-1130)进士陈炎家人口百余,又七世未分家,再次获得朝廷旌表,时间历经240多年。并且,陈氏族谱记”所捋事件,皆有具体内容及当事家长,说得一清二楚,弥足珍贵,这与其它文献不能相比。其中有三个节点值得我们注意和重视:一是家世十二字号承延知守宗希公汝才继”,是家长蕴公在立碑刻“远祖记”时撰写的,并非嘉祐七年分家时定下的。二是义门“开科业儒者一百三十余人”,未说及第,这只能算是考生吧。三是“大中祥符九年丙辰(1016),朝廷差官至义门监分为二十有一,再分为五十四小支”。这次是“朝廷差官监分”,当然要惊动真宗皇帝。明清义门宗谱中所说的“奉旨分家”,也许指这一次!? 监分的事因当然是指义门“自淳化元年(990)以来“岁歉乏食”。分家事因总离不开“乏食”,像这类记载在宗谱中屡见不鲜。如江西高安荷山乡上寨陈氏《纪述·信山府君墓表》载:“公先世江州人也,宋咸平中江州益大,子姓万指,至苦乏食,有讳忠诚者始自江州来居高安之椒坊。”又如赤岗庄宗成公也约在1017年因“乏食”而离开了义门,还如回归庄“庆历四年聚族三千七百余口,是岁,家长以食箸太多,诸庄粮供太远,分遣一千四百口往居属县庄舍就食。”等等。乏食分家,这个好理解,难于理解的是“监分为二十有一,再分为五十四小支,其“五十四小支”也好理解,是由“二十有一”大支再分为“五十四小支”。这“二十有一”能否理解为既不是叔慎公后裔,也不是叔明公后裔(因46年后这两支还要面临再次分家),而是南朝陈宗室其它兄弟的后人呢?这一切,有待进一步去探索。

三、传言“义门人要造反”

再来说一说传言“义门人要造反”的这件事。凡是民间传言,皆含有一定的历史影子,无风不起浪。据《新元史》列传第七十一之《李秉彝传》载:中统十四年(1273),(李秉彝)除江州路总管……义门陈氏苦县吏贪酷,戕吏卒。秉彝曰:‘非叛也。’遣人招抚之,阖族千余口皆得免。”幸好,遇到一位清官,否则,不知如何收场。

今九江义门陈姓人,绝大多数是在明清时期由外地陆续回迁,大概与此事件有关,但跟朱元璋、陈友谅鄱阳湖大战并无啥关系。陈友谅在鄱阳湖中流矢身亡张定边等护陈友谅次子陈理返武昌,立理为帝,后归降朱元璋封为归德候查史籍,未见有朱元璋报复江州陈氏的点滴文字记载。

 

 

 陈刚 陈月海

2017.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