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傳統文化復興的東風光宗耀祖

类别:专委会文告 作者:陈金海

 

乘中华传统文化复兴的东风光宗耀祖

——在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暨首届研讨会上即席发言(整理稿)

陈金海

尊敬的江西省历史学会领导,亲爱的陈家伯叔兄侄:

大家好!

我叫陈金海,来自景德镇,是浮梁县陈氏历史文化研究会秘书处普通一员。半小时前,我从新都酒店服务台讨到半张只能单面写字的纸,匆忙潦草在上面写了九行字,并悄悄报告大会主持人,“我有几句话要说,敬请提供机会。”现在我拿到话筒,把内心几句不说不快的话,分享给大家。

首先,我提议,向大会会务组致敬。几天来,几个月来,我们体验并见证到,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首届研讨会的筹备、组织与主持者们,为了我们在英雄城南昌的这次历史性相聚,付出了大量的艰辛的劳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对他们的奉献,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其次,我要郑重其事提请大家——正视历史。很多年前,有个美国佬,写过一本名叫《1999不战而胜》的书。在那书的末尾,有一句话:“当有一天,中国的年轻人已经不再相信他们老祖宗的教导,和他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美国人就不战而胜了……”各位,我们是奔着陈氏历史文化问题而聚集来南昌的。姓氏历史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陈氏,是中华民族的顶梁柱之一。研究陈氏历史文化,就是研究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地球上曾经有四大文明古国,三个亡国灭种了,唯独我大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一脉相承到今天。这靠的是什么?其中一个决定性因素,我觉得就是宗谱——宗族历史文化。我之所以要提请正视历史,因为很多人参与宗族谱牒事务,常常不敢正大光明。须知这是特定时期的社会文化管理失误造成的误区。我是个在职的中学语文教师,而且是个在全国有那么点影响力的所谓名师,在正规期刊报纸发表过150多篇学术文章,参编出版过40多本书,出版有关于规范字书写的个人专著。是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是江西省学科带头人,是多个省市“国培计划”项目班的特聘授课专家。我在业余时间关心陈氏宗谱,我认定是正业,跟教学一样是担负有历史赋予的使命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正领导中国人民大力复兴中华传统文化。宗谱,是家族历史。续修宗谱,是给自家写历史,是光宗耀祖的事业。正视历史,就是要乘着中华传统文化复兴的春风,光宗耀祖。各位,您愿为此努力么?

再次,向大家简介浮梁县陈氏历史文化研究会。浮梁陈研究会,是由皖赣两省11个县市的“颍川陈氏•南朝后主叔宝公系•西川东门深公脉•浮梁盐仓岭派”宗亲,于2017821日发起组建的一个陈氏历史文化研究会。我们于918日拿到政府批文。106日举行了成立大会,中共浮梁县委宣传部正副两个部长到会指导工作。112日,我们从民政局领到了民间非营利性社会团体的法人登记证。本次盛会,我研究会,组织了皖赣两省的浮梁盐仓岭派28人代表团,前来祝贺。借此机会,我谨代表浮梁盐仓岭派陈氏代表团,向全国各地叔宝公系同宗问好,向陈氏大家族各宗各派宗亲致敬!

第四,我想点明一下江西省历史学会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依法成立的重大意义。中华民族丛林中的陈氏,是一个顶梁柱式的大氏族。陈氏族人在中华文明进程中,发挥过重大作用,形成过重大影响,有目共睹。秦末,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汉初,陈平丞相一计安邦;晋末,武帝霸先繁荣江南;唐朝,我浮梁盐仓岭派始祖彦文公,保境安民为国捐躯,朝廷“令饶抚信三州立庙岁祀”;元末,汉王陈友谅虽功败垂成仍名垂青史;近现代,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陈独秀创建中国共产党,新中国开国元帅陈毅功勋盖世……可以说,无论是拥护盛世明君,还是推翻暴虐弊政,陈氏族人向来敢作敢为、当仁不让。江西省历史学会组建成立陈氏研究专业委员会,在当今历史学界的高层次学会里,率先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率先建成了一个学术研究中心。这,必将给力促进海内外陈氏历史文化研究的伟大而神圣的事业。因此,我们有必要,向江西省历史学会的英明的领导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第五,我要和各位校正两点陈氏历史文化基本共识:陈氏的根,在河南;陈氏历史文化研究的重镇,在江西。否认这两点共识,几乎不可能有正当的陈氏历史文化研究作为。上述两共识形成的原因,至少有三方面。一方面是,陈氏源于河南,是历史事实;二方面是,“江州义门”本家,不但创造了堪称共产主义社会原始雏形的历史典型,还一贯来特别重视家族历史传承;三方面是天赐良机,我浮梁盐仓岭派无为金牌分支的月海先生,在德安工作了一辈子,为恢复义门陈文化乃至颍川陈氏文化,做出了有目共睹的业绩。今天到会的各位,个个都信任并尊重月海老师,因他的谱学研究态度和造诣值得敬重。因此江西成为了陈氏历史文化的学术中心。

第六,关于当代华夏陈氏通谱的建设问题。参会两天来,我多次听到宗亲创修“中华陈氏通谱”的呼声,因此觉得要发表三个短句共12个字的看法,即:势在必行、唯物辩证、难得糊涂。

势在必行,是关于条件与目标的管见。我们已处在资讯与交通非常发达的信息时代。我们的先人,受交通与通信的限制,在家族分迁历史上留了很多空白与遗憾,没条件修通谱。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坐拥千里眼顺风耳风火轮,值得为此努力。甚至可以说时不我待了。

唯物辩证,是关于态度与方法的主张。要创建地球上耳东陈氏族的通谱,必须拿捏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科学研究态度与方法。除此难以正本清源。我举个例子。鄱阳县有个“博士湖陈家”,好几千人。他们清楚自己是乐平葵田陈氏的支系,一直也保持着往来。但是,由于明清改换之际,乐平葵田陈家与浮梁盐仓岭派老家失联,宗谱不慎被义门谱匠修成了义门谱,于是博士湖陈家只好跟着上源,去以讹传讹声称自己是义门陈。去年,乐平葵田陈家终于找到了近几百年来祖祖辈辈的族老每逢春节过后就背上草鞋、干粮去苦苦寻找的老家“苦竹港”,重建了联系,回归到了自己原本的世系大家庭中。于是711号带上祁门、浮梁的老家宗亲,一起去博士湖陈家,准备“做工作”。博士湖陈家现任当事的族老,听明我们去的意图,只说了一句非常简单的话,“我们正月里就知道博士湖陈氏不是义门陈了。既然葵田老家带上祁门、浮梁老老家人来了,那就带你们去看个东西。”说完,就动身带路去到一座佛教庙宇旁,叫人搬出一本“石头书”来。天啊!那是一块出土才几个月的墓誌!“明故迪功佐郎春崖公”的墓志铭,明代文物!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解决起问题来,简单。那,为何研究宗谱也要采用辩证唯物主义呢?我也举个例子。鄱阳湖边有个“瓦屑坝”,被很多古代从江西分迁出去的姓氏宗族认作所谓“老家”。其实那不是老家,只是个移民中转站。古代义门陈的谱匠,由于缺乏地理历史常识,给很多失了宗谱但记得迁徙历史上途径过瓦屑坝的陈氏宗支,纷纷嫁接到义门陈的谱系中。今天在这里,我敢断定,迁徙历史上经停过瓦屑坝的陈氏家族,95%可能是我浮梁盐仓岭派的支系,就是陈叔宝的后人,不是义门陈。理由呢?古代大规模强制性或者政策奖励性移民,主要目的地是川黔湖广,主要转运方式是水路。即使是大规模徒步转移,也是沿着大江河走。唐朝以起,义门陈的根据地在德安县,在鄱阳湖西北方。英烈陈——浮梁盐仓岭派陈氏的根据地是饶州、抚州、信州和徽州等四州,都在鄱阳湖东南边。这就得到结论:征调徽饶抚信四州的陈氏人口去填湖广川,必经瓦屑坝转运。而移民义门陈的宗支去湖广川,不要经过瓦屑坝,那样绕了路。封建社会地方官吏无不饱读诗书,不会南辕北辙。所以,经瓦屑坝外迁的陈氏,基本上是忠唐英烈侯陈轶陈彦文的后裔。

 难得糊涂,是关于疑难问题解决的智慧策略。鉴于三千多年大浪淘沙,鉴于元朝统治集团的错误民族政策,鉴于当代的文革浩劫,在建设理想中的“耳东陈通谱”过程中,必然遭遇形形色色的难题。怎么办?我建议“难得糊涂”。即,有条件搞清楚的问题,尽力而为,知错就改,有错必纠。暂时拿不出唯物且辩证的理据去破解的疑难,如实记录,留给后人。换句话说,不要狂妄以为我们这一代人就能全面弄清楚本姓氏的全部历史发展面貌。

第七,代贵州黔南民族师范学院陈寿江教授寻亲寻根。请现场的江西宗亲注意,贵州毕节地区有一支陈氏族人,明初从江西一个地方,被强行移民到贵州的一个多民族混居区,吃尽千辛万苦生存下来了。现在他们谱系不完整,希望与江西老家宗亲建立联系,重修谱牒。请注意听他们发来的老家地名的声音:“ZHU1-SHI2-XIANG4”(慢速念三遍)。请宗谱上有同音地名的宗亲,记录两个电话号码……(报两编) 各位宗亲,昨天傍晚在大会的“寻亲讯息发布”环节,我发布过我们浮梁陈研究会寻找湖北沔阳支系“均美”公后裔的信息。刚才我受委托发寻根信息的陈氏支系,可确认不是我浮梁英烈陈的支系。我认为,全国各地的陈氏,只要能帮助到寻亲寻根的同姓,都应义务提供帮助。帮助他人是快乐的,也是义气与义务。

第八,各位领导与宗亲,你们的掌声告诉我,我的许多个人见解能得到您的认同。深感荣幸,衷心感谢。下面再简要说说参与宗谱事务要具备的条件的问题。概括起来是“九要”:一要有热情;二要有一定的经济底子,“露卵竖蜻蜓”或者靠自己家族的宗谱事务去谋生,请到一边乘凉去;三要有家族历史文化责任感,也就是要有心有志搞清楚自己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四要认识繁体字;五要读得通文言文。注意不能断句都断错,更不可故意曲解;六要对中国地理历史常识不陌生;七要对正史、地方史、地名志、古今地名变化等知识有基本把握;八要对中华民族的忠孝婚丧习俗在谱学语言文字里的表现有敏感;九要能熟练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打字,搜索整理网上信息,收发电子邮件,用QQ与微信传收信息,都不能落伍。要满足以上“九要”条件,途径是不断学习,终身自觉学习。

最后,我提醒大家共同纠正两个错觉。一个是,明朝中晚期以来,我国社会有个怪象,即所谓“天下咸称义门陈”。请大家注意,那是古代兄弟姓氏的人在嘲笑我们陈家人谱系混乱。“咸称”是规模化冒充。人家嘲笑我们的话,应以为耻,莫以为荣。第二,近年来,有人说出、写出还印出了“中华陈氏出义门”的语言文字。这事,不说数典忘祖,也是夜郎自大。以上两个“错觉”,都丑陋,非美谈,要纠正。江州义门历代谱师谱匠,对陈氏历史文化总的来说是建立有大功劳的,是应当承认并诚心敬意称颂的,功不可没。但是由此而衍生出来的一些收钱造谱、紊宗乱代、空穴来风、知错不改的学风文风,不能再任其泛滥成灾了。

各位宗亲,陈氏历史文化的正本清源工作,任重道远。让我们一道,在江西省历史学会的坚强领导下,乘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的东风,承前启后,光宗耀祖!

谢谢大家。

                                                                                             2018126日 根据发言提纲纸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