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谱三原则

类别:研究与讨论 作者:陈宗彗

国有史家有谱,是传统也是现实。陈氏家族无论谱牒存量还是修谱势头都非常可观,但是对陈氏修谱的历史和现状应有个冷静的观察和评估,立足历史面对现实,全面检视陈氏谱的文化价值和存在问题,对证处方,形成共识,才能使陈氏修谱健康发展。现在可见陈氏谱系资料,史籍文献中较早的有《左传》、《国语》、《世本》等,然后是《史记》、《三国志》、《陈书》、《新唐书》、《宋史》等正史和有史料价值的笔记小说《世说新语》等,此外就是所涉各地方志和各支家谱。自修家谱中真正的宋代家谱未见,明代家谱罕见,流传下来的多是明清民国家谱。宋人谱序可见者多是后来家谱中的保留和伪托。古代的资料为我们修谱提供依据,但也需下功夫考订。至于现代新编家谱可谓浩如烟海,但参差不齐精品少见。一地一庄之谱无法置评,但就当下所修几部大部头陈氏通谱而言,除资料罗列稍显丰富之外,而在族源部分就是乏善可陈了,不仅是因袭前人攀附造假,史识、文字也是硬伤累累。此种状况令人忧心。扭转这种槽糕局面,需要宗亲平心静气积极磋商,在修谱理念到实务达成基本一致。笔者认为,仅就技术而言修谱必须遵循三项原则,即专家修谱原则、考证求实原则、继承创新相结合原则。

         一、专家修谱原则 专家修谱原则的贯彻,可分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主修人员。修谱是一姓一族之大事,主修人员至关重要。主修人员不必是专家,但主修人员必须抛开名闻利养,以悲天悯人的大关怀、天下为公的大格局、舍我其谁的大担当,把修谱这项盛世伟业担当起来落到实处。必须有家谱是学术、修谱是做学问的专业意识,有识人用人的眼光和胸怀,设置一套遴选优秀人才的机制,积极自觉地贯彻专家修谱的原则。要克服门户之见,以德才论人而不以关系论人,精品佳作不必出自本支系或亲近之人;要克服迷信权威,一些所谓的名人权威,在其他行业颇有建树,但隔行如隔山,涉足治史治谱则捉襟见肘力不从心,至于徒有虚名的“权威”更不遑多论。要选那些文化专业功底厚实德才兼备的人担纲编纂,一时没有合适人选,可以先选文化好的人让其“先培训后上岗”。要破除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意识,以尊祖敬宗造福子孙的情怀对修谱质量负责。第二层次是编撰人员。编撰人员的首要条件是专业,要以自己的专业精神、专业素养、专业技能认真负责地对待家史家谱中的每一事件每一人物,应具备一点文献学、版本学常识,有获取资料的能力,对获取的资料有分析研究的能力。编撰人员要乐于奉献不计得失任劳任怨,潜下心来广泛收集资料,对资料下一番比较鉴别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真功夫,笔下每一句话每一结论真正做到言之成理持之有故。若门外汉东拼西凑信手拈来即成家谱,那是对祖宗的亵渎对当代的误导对后人的不负责任。杜绝粗陋之作的关键是编撰人员。学术切忌假大空,那种自己不明就里“大胆推测果断落笔”的烂作,害人害己,万万要不得。 

        二、考证求实原则针对古今修谱中攀附造假抄袭拼凑的现象,考证求实应提到修谱必须坚持的原则高度。在修谱全过程尤其是对祖源世系的梳理和澄清,考证既是原则又是方法,没有考证鉴别求真求实无从谈起甚至不能修谱。对历史人物事件充分考证之后才能做到观点有据、存信阙疑、直隐相成。

      (一)观点有据。首先要弄清观点来源于资料,资料决定观点的逻辑关系。对资料的占有要尽量全面,立论才有基础,观点才可避免片面。要杜绝先有观点后找资料的做法,这样做往往立论不稳,漏洞百出。其次是对资料要有鉴别,没有鉴别的资料毫无用处。鉴别有几条标准,大致是考古资料重于文献资料;国史重于方志,方志重于家谱;国史中要更注重早期资料。最后要借鉴前人的鉴别成果,比如明清考据学成果。 

      (二)存信阙疑。由于自然的历史的社会的原因,谱系失传是普遍现象。有的可以通过考证重新构建,有的由于资料缺乏无法考证,这样就只能用存疑的办法解决。中华民族素有不忘始祖的传统,所以始祖而下人物世系失传并不少见。比如远古时期尧、舜、禹是同时代人,同是黄帝后裔,有的传近十代,有的传四、五代,传代较少的有祖先人物失传是肯定的。西周初年到有确切纪年的公元前841年的200余年间,各诸侯国有的传三、四代,有的传七、八代,也是有失传。各地家谱中,世系完整者是凤毛麟角,完整又无误者难得一见。家谱应收录真实有据的信史,摒弃荒诞不经的传说,存疑资料缺乏无法考证而又必须交待的部分。 

      (三)直隐相成。古代史家有秉笔直书的传统和美德,无可否认修谱应继承这一传统。但是我们在考察考证家族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时,隐恶扬善也是不能回避的问题。因为第一家谱除存史价值之外还有教育功能,我们理应侧重于记录先祖的嘉言懿行以弘扬祖德教育后人;第二孔子倡导的为尊者讳为亲者讳在修谱中也应得到体现,对于先祖的污点恶行或轻点或曲笔或忽略可矣。

        三、继承创新相结合的原则。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原则,既体现在内容上,又体现在体例上。内容上的继承,是有鉴别有考证有取舍的继承,而不是照单全收。对于包括历史、方志、家谱在内存世文献中关于家史的记载,经考证鉴别继承其可靠精华部分,构建其空缺断代部分,存疑其缺乏资料的部分,其过程本身就是创新,是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继承,这是个二者结合的过程。在内容方面还有一种很重要的创新形式,就是涉及家族史的历代遭贬的历史事件,我们不能人云亦云,要以辨证唯物主义历史观重新检视重新考证,给出客观公允的历史评价。体例上的继承与创新,这里仅就当代家谱的主流版式文字版谈点看法,少数谱保留的表格版和方兴未艾的电子版从略。继承必须从欧苏体例谈起。欧阳修说:“谱例曰:姓氏之出,其来也远,故其上世多亡不见。谱图之法,断自可见之世,即为高祖,下为五世玄孙,而别自为世。”苏洵说:“益州长史味道至吾之高祖,其间世次皆不可纪。而洵始为《族谱》以纪其族属,谱之所纪上自吾之高祖,下至于吾之昆弟,昆弟死及昆弟之子。曰:呜呼!高祖之上不可详矣。”可见,欧苏体例统为小宗之法,即为“五世表(世称‘五世图’)”,即使有追溯,但与五世高祖并不联属。其实,欧苏世代就是一张纸的世系表,只是收入书中才分成多页。如果把这个五世图还原为一张表,可以看出上下代对齐、纵列为主的特征;纵向横向连接都得到了清晰表达。现代家谱多采用大宗之法,万世一系。而现代的大宗之法与古代又有所不同,古代的大宗之法是,大宗万世一系,旁系小宗只及五世,规模小文字少尚可以表系之。现代修谱与古代修谱一个很大不同就是入谱代数增多人数增多,一部家谱涵盖人数少则数千多则数万,与古代只涉及数十百人不可同日而语。为突破规模版面限制,多数改用文字版。现代文字版家谱体例多是同代人横排,一代一单元,往往多达几页几十页。查询起来需要逐代查找上下对接,非常麻烦。这就是我们需要改进需要创新的地方。如何改进如何创新呢?其实很简单,就是观念一变,按照家谱反映支族繁衍的纵向联系的内在本质要求,把家谱录入人丁同辈横排改为上下代纵列,以同支纵列为径、以同代横列为纬,先纵后横。具体操作:第一步,长房列前,一房到底;第二步,由下而上,逐代排列次房;第三步,次房结束,依序排列幼房。这种排列,查询一人,其后代全在其名下,自成单元;查询前代,若为长房,自然排于其父名下;长房之外,跨过其兄连接其父。这种体现家谱本质的文字版先纵后横排列方式,是欧苏体例在文字版上更准确更清晰的表达。它查询方便,是家谱实用性的要求,时代的呼唤,值得大力推广。

    呼吁各地家族精英,要把修谱作为时代工程千年大计慎重对待,不可等闲视之。修谱三原则若能切实全面贯彻落实,或可使劣作遁迹,精品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