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陈后主的悲哀

类别:来文 选载 作者:邵 华
 

南陈后主的悲哀

———对南陈灭亡原因的理性之思

                

( 西北师范大学, 甘肃 兰州 730070)

[ ] 南北朝时期统治时间最短的陈国, 历来被人们认为是后主的昏庸无能导致了它的覆灭, 并因此

使后人警醒。 熟读陈史, 遍观陈朝当时所处的内外交困的历史局面, 不难发现, 它的覆灭是历史选择的必然结

, 在后主时期, 已无人能有回天之力。

[ 关键词] 南陈 ; 覆灭; 悲哀

[ 中图分类号] K 207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9-2323( 2009) 02 -0023 -02

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来看, 陈后主无疑是幸运的———

生于皇家王朝, 尽享荣华富贵, 亡国后还位列三品, 继续着

自己奢华的生活。 但是作为一个帝王, 他的出生实在是一

个悲哀, 因为他肩上承载着整个国家的荣辱兴衰, 一朝失

, 便成了这个王国覆灭的元凶, 还被自己的敌人隋文帝讥

笑曰: 全无心肝![ 1] 留下一个千古的骂名。

熟知南陈历史的人似乎都认为, 陈朝是因为后主的昏

庸无能、穷奢极欲以及宠爱美色才导致最终身破国灭的,

我们仔细翻读史书, 会发现, 经历了从黄巾起义开始的东汉

政权的衰败直至三国的分裂、两晋王朝短暂的腐败统治这

几百年动荡不安的历史后, 偏安建康一隅的陈王朝本来就

建立在一个摇摇欲坠的基础之上。 高祖霸先的十世祖名陈

, 西晋永嘉年间, 陈达避乱, 随西晋王室渡江南迁。 陈达

出任长城(长兴古县名), 就在当地定居下来。 到陈霸先

, 陈达在长兴的子孙经过十世繁衍, 已蔚然成为人数众多

的大家族, 但南北朝门阀制度盛行, 长兴的陈家, 仍属寒门。

当是时, 士族政权逐渐没落, 寒门中人才有参与政权的机

, 高祖才得以崛起。 起先陈霸先担任里司、油库库吏,

, 得遇慧眼识英雄之吴兴太守萧映。 由于受到萧映器重,

在萧映任广州刺史时, 陈霸先被任命为中直兵参军, 史载萧

映“ 令高祖招集士马, 众至千人, 仍命高祖监宋隆郡” [2]

久霸先出任西江督护, 高要太守。 梁大同十年( 544 ), 广

州爆发兵乱, 萧映被围。 陈霸先率三千精兵, 一战解围,

到梁武帝瞩目。 当其建国之时, 国内形势为: ……争侵中

, 县王都帝, 人怀干纪, 一民尺土, 皆非梁地。 [ 3] 说明当时

的梁朝政权已是岌岌可危。 霸先之业虽得以一步步建立,

但由于陈朝实力弱小, 外敌也是虎视眈眈, 且当时的陈国并

没有一一平定的能力, 最后只能建立一个苟且偏安的微屑

政权。 在陈朝建立和巩固的过程中, 熊昙朗、周迪、留异、

陈宝应等南方土著豪族曾给陈朝以一定帮助, 而吴兴豪族

则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为南方土著豪族所不及 。可以说 ,

兴豪族是陈朝的武力支柱, 所以当吴兴豪族势力在陈末衰

落时, 陈朝的统治也走到了尽头。

建国伊始, 高祖、世祖两代帝王励精图治, 呕心沥血,

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家进行一系列变革, 希望使其逐渐强盛,

以达到统治全国的目的。《陈书》卷四中对二位帝王作如此

评价: 高祖武皇帝拨乱反正, 膺图御箓, 重悬三象, 还补二

; 世祖文皇帝克嗣洪基, 光宣宝业, 惠养中国, 绥宁外荒;

并战战兢兢, 劬劳缔构, 庶几鼎运, 方隆殷、夏。 虽然书中对

其功绩难免有夸大之处, 但其为帝处事由此也可略见一斑。

史载, 世祖因“ 起自艰难” , 故而能“ 知百姓疾苦。 国家

资用, 务从俭约。 常所调敛 , 事不获已者, 必咨嗟改色, 若在

诸身。 主者奏决, 妙识真伪, 下不容奸, 人知自励矣” [ 4]

是随着局势的发展, 及世祖即位 , 嬖幸用事, 朝政渐紊”

朝野内外经过几次变迁, 到了后主时代, 祖先遗留的基业已

经飘摇欲坠。

首先, 废帝陈伯宗时期国内政事突变, 祸从萧墙起。

是宣毅将军、南豫州刺史余孝顷谋反, 后伏诛。 接着安南将

军、湘州刺史华皎谋反, 更为甚者, 外敌与其遥相呼应,

将长胡公拓跋定率步骑二万入郢州, 与华皎水陆俱进”[ 5]

虽然这些战事最终都以朝廷付出巨大代价后取得的胜利而

告终, 但是对立足未稳的弱小陈国来说, 这一场接一场的灾

难无疑如雪上加霜, 加快了其灭亡的速度。

其次, 后主还未登基, 就发生了王族叛乱之事。 王叔陵

本人“性严刻” , 不在他管辖范围内的官吏, 如有不服从者,

其“辄诬奏其罪, 陷以重辟” [6] 他还善于 修饰虚名” ,

着高宗的宠爱, 年十六岁就政由己出, 而且事务所涉多在

“省阁, 执事之司” , 掌握着朝廷内政大权。 [ 7] 高宗崩于宣福

殿”[ 8] , 其阴谋篡权的野心便暴露无遗。 当“ 后主哀顿俯

, 叔陵以剉药刀斫后主中项”[ 9] , 其昭昭之心更是一览无

余。 而“太后驰来救焉, 叔陵又斫太后数下。 后主乳媪吴

, 时在太后侧, 自后掣其肘, 后主因得起。 叔陵仍持后主

, 后主自奋得免” [ 10] 幸亏“ 长沙王叔坚手搤叔陵, 夺去

其刀”[ 11] , 后主才得以幸免。 但是他依然不罢休, 仍牵就

, 以其褶袖缚之。 时吴媪已扶后主避贼, 叔坚求后主所

, 将受命焉。 叔陵因奋袖得脱, 突走出云龙门, 驰车还东

23 •

, 呼其甲士 , 散金银以赏赐 , 外召诸王将帅 , 莫有应者 ,

新安王伯固闻而赴之” [12] 先皇尸骨未寒之际 , 夺嫡之争

已演至如此之烈 后主身为太子 , 不是几人拼死救护 , 早已

命丧于一把药刀之下 遭遇如此突变 , 几人还能从容登基 ,

安于政事 , 治理这个千疮百孔的江山 ?

后主 , 讳叔宝 , 字元秀 , 小字黄奴 高宗崩 , 叔宝继位

之后 , 颁布诏令 , 大赦 , 赐爵 , 并大肆封王 , 立弟叔重为始兴

, 立皇弟叔俨为寻阳王 , 皇弟叔慎为岳阳王 , 皇弟叔达为

义阳王 , 皇弟叔熊为巴山王 , 皇弟叔虞为武昌王” [13] 后又

冬十月丁酉 , 立皇弟叔平为湘东王 , 叔敖为临贺王 , 叔宣

为阳山王 , 叔穆为西阳王” [ 14] 王族势力强盛 , 必然会威胁

到中央的集权统治 , 历史上中央政权与地方势力的冲突比

比皆是 对于善于属文的陈叔宝来说 , 应深知地方政权的

危害性 , 只是时事如此 , 他亦无可奈何 , 只能听之任之

, 上病创 , 不能视事 , 政无大小 , 皆决于长沙王叔坚 ,

权倾朝廷 [ 15] 仗着在王叔陵谋反事件中救驾有功的王叔

坚统揽朝政大权 , 身为帝王的后主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任人

摆布的傀儡 史载 : 叔坚少杰黠 , 凶虐使酒 , 尤好数术 、卜

、祝禁 , 镕金琢玉 , 并究其妙 [ 16 ] 因为喜好巫术 , 王叔坚

曾令人 刻木为偶人 , 衣以道士之服 , 施机关 , 能拜跪 , 昼夜

于日月下醮之 , 祝诅于上” [ 17] 后被人告发 , 后主并未因此

而赶尽杀绝 , 而是“ 感其前功 , 乃赦之 , 特免所居官 , 以王还

[ 18 ]

《通典 钱币下》中有这样一段话 : 陈初 , 承梁丧乱之

, 铁钱不行 始梁末有两柱钱及鹅眼钱 , 于时人杂用 ,

价同 , 但两柱重而鹅眼轻 , 私家多铸 , 又间以锡铁 , 兼以粟帛

为货 。文帝天嘉五年 , 改铸五铢 初出 , 一当鹅眼十 宣帝

太建十一年 , 又铸大货六铢 , 以一当五铢之十 , 与五铢并行 ,

后还当一 人皆不便 , 乃相与讹言曰 : `六铢钱有不利县官

之象 未几而帝崩 , 遂废六铢而行五铢 , 竟至陈亡 从表面

看来 , 陈朝似乎是因为发行六铢钱而导致破国 , 但是透过现

, 我们也认识到陈朝从建立之初施行的经济政策就存在

着诸多弊端

陈朝沿袭东晋以来的诸多经济政策 , 因而税敛甚重 ,

姓是苦不堪言 。《通典 杂税》载 : 自东晋至陈 , 都西有石

头津 , 东有方山津 , 各置津主一人 , 贼曹一人 , 直水五人 ,

检察禁物及亡叛者 荻炭鱼薪之类过津者 , 并十分税一以

入官 淮水北有大市百馀 , 小市十馀所 , 大市备置官司 ,

敛既重 , 时甚苦之 [ 19 ]

从历史记载来看 , 叔宝算得上是一位仁君 , 登基七年 ,

六次大赦天下 , 并多次减免赋税 , 休养生息 , 以求能够兴国

安邦 但是当时情势下 , 已无人能挽狂澜 在内 , 经过多次

战乱 , 本就脆弱的国家政权更是元气大伤 ; 在外 , 当时天下

局势正发生着巨大变化 , 北方的杨坚早已通过一系列的措

施而日益强盛 , 觊觑丰饶富庶的江南 , 对每一寸土地虎视眈

, 雄心勃勃地计划吞并陈朝 , 成为统一全国的唯一力量

“自昔晋室播迁 , 天下丧乱 , 四海不一 以至周 、齐 , 战争相

, 年将三百 故割疆土者非一所 , 称帝王者非一人 书轨

不同 , 生灵涂炭 [ 20] 分裂了将近四百年的魏晋南北朝在陈

后主手里得以终结

《陈书 本纪第六》载 : 亡国之君 , 多有才艺 在笔者

看来 , 实则是因为有才艺者多淡泊权力 , 才最终导致亡国

陈后期 , 国君无心专于政事 , 在与隋的战争中 , 精通文学的

后主在军事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昏庸一览无余 , 以致“ 施文

、沈客卿之徒 , 专掌军国要务 , 奸黠左道 , 以裒刻为功 ,

取身荣 , 不存国计” 国君无能 , 奸臣当道 , 总要有人来支

撑飘摇的局面 , 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陈后主被俘后 15

死于洛阳 , 葬于洛阳邙山 , 时年 52 后人将他的许多诗

歌编成《陈后主集》 , 流传至今 唐代诗人张籍在《北邙行》

中这样写道 : 洛阳北门北邙道 , 丧车辚辚入秋草 车前齐

唱薤露歌 , 高坟新起白峨峨 朝朝暮暮入送葬 , 洛阳城中人

更多 让人不禁心生寂寥 , 为之感慨不已

这个在文学上算得上彪炳千秋的可怜又可悲的亡国之

君陈叔宝 , 在政治上却只留得个臭名昭著 , 因为不幸生于帝

王之家 , 负载不起家国的重担 , 成为了政治的替罪羊 , 最终

落个“身死国灭 , 为天下笑者” 的下场 这不仅仅是陈叔宝

个人酿成的悲哀 , 也是那个时代赋予他的耻辱 韩子曰 :

“夫尧生在上位 , 虽十桀纣不能乱者 , 势治也 ; 桀纣亦生在

, 虽有十尧舜而不能治者 , 势乱也 [ 21 ] 真是最符合陈朝

灭亡的情形

[ ]

[ 1] [ ] 李延寿. 南史 陈本纪下[ M] .北京 : 中华书局 , 2003 .

[ 2] [ 3] [ ] 姚思廉 . 陈书 高祖上[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2002 .

[ 4] [ ] 姚思廉. 陈书 本纪第三[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2002 .

[ 5] [ ] 姚思廉. 陈书 废帝[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2002 .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 姚思廉 . 陈书 十六列传第三十

[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2002.

[ 13] [ 14] [ ] 姚思廉 . 陈书 本纪第六 [ M ] . 北京 : 中华书局 ,

2002 .

[ 15] [ ] 司马光. 资治通鉴 高宗宣皇帝下之下[ M ] . 北京 : 中华

书局 , 1956 .

[ 16] [ 17] [ 18] [ ] 姚思廉 . 陈书 列传第二十二[ M ] . 北京 : 中华

书局 , 2002 .

[ 19] [ ] 杜佑 . 通典 杂税[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1988 .

[ 20] [ ] 李延寿 . 北史 隋本纪上第十一[ M ] . 北京 : 中华书局 ,

2003 .

[ 21] [ ] 欧阳洵等 . 艺文类聚 治政部上[ M ]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

版社 , 1982 .